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德川家康如何打敗「看不見的敵人」 奠立現代東京的基礎?

2018-04-06 07:30:00聯合新聞網 文/竹村公太郎

德川家康。圖擷自維基百科
德川家康。圖擷自維基百科

一六○○年,德川家康在決定天下大勢的關原之戰中獲勝。三年後,出任征夷大將軍的家康急忙地回到江戶,從此開啟江戶幕府時代。毫無疑問地,江戶幕府開府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歷史事實,但這個歷史事實卻存在著一個巨大的謎團。

雖然家康從天皇手中接下「征夷大將軍」的稱號,但此時他還稱不上統一天下。當時擔任豐臣家家主的秀賴與在一旁呵護他的淀君,仍坐擁大阪城。此外,向豐臣家效忠的大名,及其他虎視眈眈企圖奪取天下的大名,也雄踞各地。在這樣的情況下,為何家康不把自己的根據地設在能實際掌握天下的京都或名古屋?為何要特地跨越箱根,返回與京都相距五百公里、位於東方窮鄉僻壤的江戶?

歷史學家選擇用人文社會的角度來解釋江戶開府,但我選擇以地理和地形來詮釋這段歷史,在這樣的視角之下,江戶開府的故事便呈現出不同於以往的面貌。

德川的家臣對「轉封到江戶的命令」感到如此憤怒的理由

一五九○年,在豐臣秀吉的命令下,德川家康轉封到江戶。這是發生在關原之戰十年前的事。即使家康的一生備嘗辛酸,但轉封江戶仍然是一件讓他感到極度痛苦的事情。

一五八三年,家康開始打造甲府城,卻在一五九○年幾乎快要完工之際,收到派往江戶的命令。當時甲府是連結西日本和東日本,及東海地區靜岡之間的一個重要節點。秀吉將家康趕出甲府後,隨即任命織田信長的遺子,也是自己的養子──羽柴秀勝為此地的負責人。往後的江戶時代,德川幕府也將甲府設為直轄地。由此可知,甲府確實占有非常重要的地理位置。

家康被轉封到江戶的名義,是因為他要擔任討伐北條氏的先鋒,自然得被派往關東六國。據說家康的家臣對這道命令氣憤難平。轉封江戶真的是這麼過分的待遇嗎?為何德川的家臣會如此憤怒?針對上述問題有一種說法是,由於關東長期處於北條氏的支配下,要統治這個地區相當困難。

但我個人卻抱持不一樣的看法。我認為「江戶是一塊非常貧窮、沒有希望的土地」。

兩個關東平原

過去在討論氣候變遷時,人們常問:「在海平面上升後,未來的日本列島會變成什麼樣子?」因為想要瞭解可能的情況,我用電腦分別繪製了海平面上升五公尺、十公尺、三十公尺後的模擬圖。雖然這只是一時興起而繪製的假想圖,但海平面上升五公尺的狀況可不是空談。過去日本沿海的海平面確實比現在高出了五公尺。圖①是現在關東地區的地形陰影圖,圖②則是關東地區海平面上升五公尺時的地形陰影圖。

大約六千年前的繩紋時代前期,當時的大氣溫度較今日來得高,海平面的高度也隨著升高數公尺,海水因此深入今日關東的內陸地區。這就是所謂的「繩紋海進」。藉由電腦的輔助,我們可將當時的情況以圖②真實重現。調查貝塚的分布情況,是另一種瞭解繩紋時代海岸線的方法;由於貝塚分布在海邊,只要觀察其分布狀況,即可推估出當時海岸線的位置。經過分析後,關東地區的貝塚分布情況與圖②的海岸線確實吻合。

話說回來,圖②還真是令人驚訝。橫濱市、川崎市和千葉縣的沿海地區不用說,連東京東半部到琦玉縣的關東南部都是一片汪洋。這片海域最北端甚至可達今天位於琦玉、栃木、千葉三縣邊境的久喜市舊栗橋町。

「繩紋時代的關東平原沉在海面下」,這張地形圖也開啟了詮釋江戶開府的新角度。

關東「平原」本來是關東「濕地」

看到圖②後,我立即注意到一件事:「關東平原上曾經有兩個流域。」說到關東平原,便不可不提利根川。現今的利根川是由發源於北關東群山諸多支流匯集而成,在銚子市出海注入太平洋。學校都有教過,關東平原是由利根川所搬運的泥沙及火山灰堆積而成的沖積平原。若檢視日本國土地理院所製作的地圖,會發現關東平原與利根川流域指的是同一地區。

但是,這與圖②所呈現的關東樣貌完全不同。根據圖②,關東是由兩個流域所構成,一個是流向太平洋的鬼怒川、霞浦流域,另一個則是流入東京灣的利根川、荒川流域。而區分這兩個流域的,是延伸到松戶市、柏市、流山市、野田市,以及位於千葉縣和琦玉縣邊界的下總台地。東邊的下總台地和西邊的武藏野台地之間,形成了一個盆地,繩紋時代的南關東一帶即位於該盆地的底部,而利根川、渡良瀨川、荒川都匯流至此,並形成一個巨大的河口。於是,降在關東平原西北部屏風般山巒中的雨水,便順勢流向位處低窪地帶的南關東地區。

當一五九○年德川家康進入江戶時,海平面已下降,海岸線也退到今天的位置。利根川就從當初海水退去後的土地上流向江戶灣(現在的東京灣)。利根川所搬運的泥沙,在堆積後也逐漸形成今天的關東平原,但當初這片廣袤的關東地區可不是今天平原這番樣貌。

關東平原曾是一片淹沒在海中的低窪地區,因此排水不佳。在沒有排水管的時代,這裡一旦下雨,便會因雨水無法排洩而淹水。此外,因為利根川、渡良瀨川、荒川匯流進此地,因此這附近一帶的土地短則數日、長則數月都處於積水狀態。由此可知,當時的關東地區不是「平原」,而是一片「濕地」。

家康初來乍見的江戶景象

從平安到鐮倉時代,秩父一族的豪族江戶氏著手開發了江戶。在室町時代,當時擔任扇谷上杉家家宰的太田道灌在江戶築起城郭。城郭位在武藏野台地東邊面海的一座小山丘上,也就是現在皇居的所在地。到了始於應仁之亂的戰國時代,北條氏成功地控制關東一帶。一五二四年,北條氏將上杉氏流放,自此接掌了江戶城。

當時連結東北日本和西日本的路徑有兩條,一條是從今天的福島、栃木、北琦玉、群馬等地所形成的北關東陸路路徑,另一條則是由福島沿著茨城、千葉南下,經房總半島乘船往西向的海路路徑;這兩條路徑都不會經過位在江戶灣深處、武藏野台地東端的江戶。這也是當時江戶之所以人煙稀少的原因。

雖說一五九○年家康入主江戶城,但當時的江戶城不過是一座荒蕪的小城,實在配不上像家康這種能和有「天下人」之稱的秀吉一決雌雄的角色。此外,從江戶城郭眺望出去的景色也是淒涼至極。這裡放眼望去盡是布滿蘆草的濕地,是一片只要下雨就會積水的不毛之地。

為何秀吉的轉封命令會讓德川家如此嚥不下這口氣?就是因為當時的關東是一個既沒有前景、又無利用價值的惡劣土地。

經過以上的分析,歷史學家所提出的「德川家的武將如此憤怒的理由,是因為他們不想被送到北條氏勢力殘存的地盤」這個論點便不攻自破。家康底下的武將不可能因為這個理由而生氣。對於志在沙場的戰國武將而言,消滅殘存勢力乃是他們的工作,他們理應興奮地準備作戰才是。

但這些武將進入江戶後所看到的是一片無法耕作的廣大濕地,及一座殘破不堪、孤伶伶地佇立在那兒的江戶城郭。他們對這片荒涼的風景感到震驚,因為在這片土地上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這份絕望徹底激怒了德川家的家臣。

家康走遍關東發現的「寶物」

據傳,家康在平息眾將的怒火後,才進入荒蕪的江戶。

雖然家康進入了破舊的江戶城郭,但當時他既沒有大事修復江戶城,也未建造任何新的建築物。正式建造江戶城的建築,要等到關原之戰以後。而擁有五層天守閣的江戶城,更要等到第三代將軍家光的時代才完成。此外,江戶市街的都市建設,也是在關原之戰後才開始被認真規劃。

那麼,從一五九○年到一六○○年這段期間,家康究竟在做什麼?

這段期間,家康以打獵為名,徹底巡視了關東一帶。此次的調查結果也促成日後的檢地和知行地劃分等政策。但這次的探勘其實還有更重要的歷史意義。也就是說,家康在這趟關東的實地考察中找了「寶物」!

只要得到這個寶物,天下就能真正地成為囊中物,而且它竟然還沒被任何人發現。這個「寶物」就是日本最廣大、最肥沃、蘊藏豐富水資源又溫暖的「關東平原」。

三千年前,稻米傳入日本。它可儲藏數年且容易計算的特性,讓米成為物資交易的媒介。彌生時代之後,日本人認為有米斯有財,取得稻米因此成了一種掌控權力的途徑。關東平原即是生產稻米的寶地。由於過去這塊寶地一直被埋藏在關東的濕地下,所以仍是一塊尚未落入他人之手的處女地。

家康發現了這塊被埋藏在濕地下的寶地「關東平原」。雖然當時這塊惡劣的土地因利根川和荒川的流入而致排水不佳,只要下雨就會積水。但若將利根川分流導向遠處並提昇排水效能,這塊地便能成為肥沃的水田地帶。

雖然家康發現了這個寶物,但仍有必須克服的問題。擋在他面前的課題是:如何完成這個日本史無前例的大規模土地改造工程,透過整治把廣大的濕地變成乾燥的土壤。

利根川是家康必須克服的強勁對手、終須一戰的新敵人。家康洞察到,只要征服這個敵人,就能獲得足以凌駕其他大名的巨大財富,天下自然手到擒來。

改變日本史的工程動工了

自一五九○年進入江戶,到一六○○年關原之戰這十年間,家康在關東一帶不斷調查,並著手進行兩項工程。

一個是從一五九二年動工的日比谷入江填補工程。此工程挖掘附近神田山的土,來填補圍繞在江戶城周遭的濕地。讓武士住在新填補的土地上,並讓填出來的土地往水深較深的海上延伸,以確保船在靠岸時有足夠的深度。這項工程在江戶市中心進行,因此被認為是江戶都市建造的代表案例。事實上,在這項引人注目的江戶灣填補工程之中,有個改變日本歷史的重要工程正在進行。

一五九四年,從江戶往北六十公里處的川俣(現在的琦玉縣羽生市的北部),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工程開始施工,那就是被稱為「會之川截流」的河川工程。家康清楚這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程,證據是:家康任命四男松平忠吉擔任這項工程的負責人,指派他為今天琦玉縣行田市忍城的城主,並且建構可全力施行利根川治水工程及拓展新田地的體制。

「會之川截流」是使關東濕地乾燥化,以成為陸地的第一步。從這一刻開始,一場與大自然的長期搏鬥開始了。然而,由於一五九八年豐臣秀吉去世,戰國武將之間爭奪天下之戰即將展開。這場在關東與大自然的搏鬥只得暫時中斷。

家康重返江戶之謎

一六○○年,家康贏得關原之戰,天下即將成為他的囊中物。戰爭結束後,他待在京都伏見,為了獲得征夷大將軍的頭銜,而開始向朝廷展開遊說。直到一六○三年,家康才成功取得這個頭銜。

此時,一個和家康有關的謎團發生了。

家康取得征夷大將軍頭銜後,馬上返回江戶。一六○三年,所謂的江戶幕府開府,指的是身為征夷大將軍的家康回到江戶一事,而非於江戶城上掛起「江戶幕府」這塊看板。家康就是在一六○三年返回江戶。

此時回到江戶,是一個危險的選項,因為豐臣家並未因關原之戰而完全遭到摧毀。在形式上,關原之戰只是家康征討了反叛軍領袖石田三成。豐臣家的當家秀賴與守護在他身旁的淀君,仍坐擁大阪城。此外,向豐臣家效忠及其他虎視眈眈企圖奪取天下的大名,也雄踞各地。

九州有島津家和細川家,中國和四國地區有毛利家與長宗我部家,近畿到北陸一帶有真田家和前田家,東北則有伊達家。許多實力強大的大名仍分據全國各地。直到一六一四年,德川家在大阪之戰消滅豐臣家,德川政權的基礎才開始穩固。這十年間,尚處於局勢瞬息萬變的微妙時期,當時打贏關原之戰的家康距離奪取天下還差臨門一腳。

在關西有豐臣家控制的大阪城,以及朝廷這個權威中心所在的京都御所。關西位在能牽制全國大名的重要地理位置。此外,大商人活躍的關西也是聚集國內外物資和情報的中心。關西可以說是統一日本不可或缺的要地,因此,戰國時代可以說是一個爭奪關西的時代。

家康取得征夷大將軍的稱號後,便馬上離開關西這個擁有權威、財富、情報的地區。翻越箱根回到距離京都五百公里遠、廣袤的窮鄉僻壤江戶。歷史學家認為,「在此時期,豐臣家檯面下的實力仍相當穩固,因此家康不選擇直接奪取天下,而是慢慢削弱豐臣家的實力,採取迂迴戰術,所以他才會離開關西。」

這不過是馬後炮的歷史解釋。如果家康因上述理由而離開關西,對他而言還有名古屋這個絕佳的選項。另外,三河和靜岡也是很好的選項。此外還有他曾自己築城的甲府。上述地點都是可以理解的選擇。不過,江戶實在距離日本文明的中心太遙遠了。

就這樣,家康特地千里迢迢地返回曾被自己家臣所憎恨、嫌棄的不毛濕地江戶。

日本史上最偉大的國土規劃者

對家康而言,還有一場戰爭正等待著他。他想迅速返回江戶,繼續未完的戰鬥:與大自然的搏鬥。只要將利根川的洪水導向銚子,就能夠獲得廣大的新農田。

家康為了贏得天下,浴血奮戰了五十年。這一次,他為了統治天下,展開一場與大自然的搏鬥。這場艱苦的戰鬥需花費比以往更多的時間和汗水。就年紀而言,家康所剩的時間已不多了。

一六○四年,回到江戶的隔年,他設計出日後被稱為「手傳普請」的制度。在此制度下,幕府動員各藩大名,利用他們的財力和人力來進行土木工程。藉由「手傳普請」這個制度,與利根川的戰鬥再次開打。幕府重新展開中斷的中條堤建造工程;開鑿赤堀川、江戶川,並截流舊荒川,以及荒川、鬼怒川、小貝川的河道改道工程等。大規模的河川工程逐次展開。

一六二一年,連結利根川和西部流域,長七間(約十三公尺)的赤堀川終於開通。該河川的位置位於圖②以線圈標示的下總台地最狹窄的部分,也就是鑿開今天栗橋和關宿之間的位置。

藉由以上工程,利根川連結到太平洋。從家康的「會之川截流」工程開始過了三十年,此時已是德川幕府第三代將軍家光的時代。一六二五年,赤堀川拓寬約三間(約六公尺)的寬度;一六五四年,赤堀川的河床挖深三間(約六公尺)的深度。經由上述工程,赤堀川終於完全繞過江戶、流向太平洋。此時已到了第五代將軍綱吉的時代,關東真的逐漸從濕地轉變為農地。

根據國際灌溉排水委員會日本委員會出版的《日本灌溉的歷史》,一六○○年日本農地的面積約有一百四十萬公頃。到了一百年後的一七○○年,快速增加為三倍的三百萬公頃。在此之前一千多年間,日本的農地面積都維持在一百二十到一百四十萬公頃左右。因此,上述一百年間農地的擴張相當驚人。

應仁之亂後,戰國武將為了爭奪農地不斷鬥爭,但這是一場總額已在事先被決定好的零和賽局。為了打破這個僵局,秀吉決定侵略朝鮮,但以失敗收場。

家康則試圖以開拓新農田,來打破這場零和賽局。全國各地的大名也開始模仿家康,與河川對抗,開拓新農田。這就是江戶時代。然而,大自然的力量深不可測。日後,利根川的洪水仍然不斷襲擊江戶,奪走許多性命和財產。江戶與利根川的搏鬥久久未停。到了一八○九年十一代將軍家齊的時代,利根川才終於拓寬到四十間(約七十三公尺)的寬度。

一八六八年,時代已從江戶幕府變成明治政府。明治政府幾乎完全推翻原先江戶幕府的制度,從根本上徹底改造社會制度。不過,這樣的明治政府也從江戶幕府的手上接下繼續和利根川戰鬥的擔子。一八七一年(明治四年),明治政府又展開利根川(赤堀川)的拓寬工程。這項工程持續到大正、昭和,直到現在的平成。

由家康開始的這場戰鬥未在家康一代完成。經過數百年的對抗後,日本才挖出了「關東平原」這塊瑰寶。家康打從根底就是一名戰士,一生中大半時間都在人間的戰場度過,而在人生最後的階段又開始與利根川這個強敵對抗。一六○三年關原之戰獲勝後,家康急忙地從關西趕回江戶,就是因為他想盡早開始這場新的戰鬥。這就是一個圍繞著江戶幕府開府的新故事。

從圖②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利根川東遷」這項將利根川往東遷移的工程。開鑿下總台地──將關東平原一分為二──最狹窄的部分,利根川就會流向銚子而出海。如此一來,關東不僅免於水患,也可開拓出新的農田。

家康預測到未來數十年、數百年的國土樣貌,毅然決然地啟動這項河川工程。明治時期以後的近代日本,從江戶時代手上接下關東平原這份遺產。在關東平原這個舞台上,日本轉型為近代工業國家。接著在帝國時期,趕上了帝國列強的末班車,避免淪為歐美列強殖民地的命運,直到今天。

日本史上最偉大的國土規劃者正是德川家康。

《藏在地形裡的日本史:從地理解開日本史的謎團》/遠足文化提供。
《藏在地形裡的日本史:從地理解開日本史的謎團》/遠足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藏在地形裡的日本史:從地理解開日本史的謎團》,作者/竹村公太郎。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被逼退出聯合國前夕 蔣經國和辜寬敏密會為了這件事...

當性別平權成為主流 「被消音」的女性就不存在了嗎?

「為什麼你也說中文?」 了解東南亞從馬來西亞開始

一頭美麗紅髮 竟因「刺激性慾」遭西方文化歧視?

歷史上真有其事 跟吹笛人走的130名兒童究竟去了哪裡?

不想失業就和公主結婚吧! 童話故事中流浪王子的真相

中共佔領區的「新建設」 讓全世界認同他們比國民黨好?

不管「以核養綠」還是「非核家園」 都絕對實用的反轉暖化100招

一天一則《論語新解》 四季人生好修養

不知道「自己是誰」 中國陷入身分焦慮

皇上後宮想吃什麼應有盡有? 說到荔枝 一人只能拿一個...

清廷皇家食譜流落民間... 背後竟全因日本貴族小姐?

紫禁城裡的粽子大戰 「甜黨」贏還是「鹹黨」勝?

火鍋愛好者乾隆皇 一年要吃200多頓不同口味的火鍋

全世界都討厭的邪惡頭子其實只是普通人? 漢娜鄂蘭「邪惡的平庸性」

關係中有第三者一定「不道德」?進入開放式關係的實用指南

道德浪女談分手潮起潮落 任何形式的關係都一樣

平壤街頭穿時尚、用手機... 金正恩的經濟改革已改變了北韓?

中國農民入西伯利亞墾荒成「黃禍」? 俄國政府怕輸掉整個遠東

「賤蛙焉能為我謀」 當格林童話說起文言文是什麼樣子?

黑龍江現代史 一個俄國擴張遠東、與中國纏鬥300年的故事

所有不利因素他都有 為何南韓成功轉型超現代國家?

你知道嗎?在中世紀想解決夫妻吵架,就是讓他們去打一架

你知道嗎?跑步機曾是用來懲罰犯人的刑具喔

17世紀英國人相信上帝賜醫生醫治之力 還把疾病解藥藏在世界各地

17世紀倫敦馬車曾經多到會塞車 還有計程馬車和二手馬車行

台灣國族電影是什麼? 解嚴前的台灣竟是國際學者眼中的「電影重鎮」

了解習近平的第一步 主宰中國的「太子黨」

有師生之誼卻成政敵 馬英九與連氏父子恩怨是公開的秘密?

中美對抗 新一輪的陸權與海權對抗

雄才大略選上台北市長? 被低估的馬英九

與人形象相近的「日本天狗」曾造訪京都?

文學權威梁實秋 轟轟烈烈的黃昏之戀

京都的迷人美麗 來自「神佛混淆」的異次元感

人人都該吃早餐? 工業革命前並非如此

「連戰打老婆」真相是? 資深媒體人看連方瑀從中國小姐到官夫人

京都的象徵清水寺 受人喜愛的原因竟是因為恐懼?

300年前沒人在吃「早餐」 全球化竟是現代早餐起源?

成為天主教迫害異教徒的美食 只因上帝透過火腿說話?

不只是諸葛亮的死對頭! 你不知道的勤政愛民司馬懿

大屠殺還會再發生嗎?從納粹屠殺看可能被忽視的警訊

天可汗的禮物 優酪乳在土耳其竟是配肉吃的「國民飲料」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