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天皇住哪決定「國家性格」? 東京與京都的皇居爭論

2018-05-03 15:23:11聯合新聞網 文/胡川安

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曾經在〈空洞的市中心〉(Centre-Ville, CentreVide)一文中提到東京:

它的確有一個市中心,但這個中心卻是空的。整個都市圍繞著一個既禁閉且無人關注的地方,這個居所綠蔭掩蔽,護城河保護著它,天皇居住於此,無人看得見,也就是說,照字面來看,我們不知道誰住在裡面......(東京)的中心僅僅是個草率的概念,其存在不是為了炫耀權力,而是為了讓所有都市活動能夠去支撐那種空無的中心特性。(中文翻譯來自《符號帝國》,江灝譯,麥田出版社)

羅蘭‧巴特雖然擅長透過符號和概念認識世界,但對於東京的理解卻缺乏歷史和社會發展的面向,僅留在表面的層次。皇居在東京的城市發展上不是「空洞的」,反而填滿了各種想像,盈滿著日本人對於國家、民族、天皇和歷史的記憶與象徵,他們透過這個空間,在現實政治與傳統間不斷地拉扯、對話和妥協。

天皇在東京的住所

現在天皇的住所稱為皇居,但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稱為「宮城」。公元七九四年,天皇居處從奈良遷到京都御所,超過一千年沒有改變。但江戶時代末期,當時提倡「大政復古」,要改變七百年來武士控制朝政的狀態,讓權力重新為天皇所掌握。

明治天皇在一八六八年決定遷都江戶,改名東京,做為京都的對照,皇居就設在以往的江戶城裡,隔年東京城也就稱為「皇城」。以往舊的江戶城裡,德川將軍還有隨行人員都在其中生活,然而一八七二年的大火將居住空間和庭院燒毀大半,天皇只能在赤坂離宮中生活十年,招待外國人的地方則在明治時代所建的迎賓館。

皇居一景。《東京歷史迷走》/時報出版提供
皇居一景。《東京歷史迷走》/時報出版提供

隨著明治政府成立,新宮殿也落成,大量的行政機關設立在東京的霞之關。為了迎接新時代,建造新宮殿耗費將近四百萬日圓,占當年度國家總預算的百分之五。建築採「和洋折衷」,外面的宮殿,也就是接待外賓之處,日常用來宴會、舞會,格局是西式宴會場,但天花板採用和風的花紋,並且裝飾日本傳統的漆工、金工和織物。內宮則是和風木造的平房,較符合天皇的生活型態。

雖然明治天皇被認為是「神」,宮城必須保持神祕感和權威性,但一般人都可以透過申請進入參觀,這多少是因為新宮殿花費的金額太多,有將近一○%的費用是民眾自發性的捐款。為了表示政府的感謝之意,便希望透過參觀,讓民眾知道錢花在哪裡。除此之外,師範學校的學生、老師,或是貴族院和眾議院的議員、軍隊相關人士,可以組團參觀。

從明治時代到大正時代,參觀宮城的人數更多,政府多少是想利用這樣的方法,讓來參觀的人回到各地方後,宣揚天皇的恩澤,達成宣傳效果。

然而,大正末期由於傳染病的問題,人來人往容易造成集體傳染,曾經終止參觀宮城的活動。其後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當時有所謂的「遙拜宮城」儀式。「遙拜」是對神和佛的行為,遙拜宮城是將天皇神格化,當時在各地的日本人,例如朝鮮、滿州、臺灣、東南亞,會在同樣的時間對著宮城的方向遙拜,成為一種共同習慣。

占領下的皇居

然而,即使是神的居所也會遭到轟炸,一九四五年的東京大空襲,各地陷入一片火海,皇居也遭火勢波及,明治時代所蓋的宮殿幾乎全毀。同年八月,美軍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結束了戰爭。皇居如何從廢墟走向戰後,不僅關係皇居存在的空間,也關係日本人在戰後如何看待天皇。

如何定位天皇和皇居的空間象徵息息相關。戰後在美國占領與主導下的日本,訂定了所謂的《和平憲法》,防止軍國主義復辟。天皇在戰後的形象成為「文化的象徵」。相較於戰前的「神格化」,戰後的天皇也要跟著「民主化」,走親民的路線,爭取民眾支持。

戰爭結束不久,廢墟中的皇居尚未重建,就有人討論皇居是否該遷移?日本是否要遷都?天皇的弟弟高松宮認為首都可以遷到奈良,主要的原因在於要回歸古代,脫離明治時代軍國主義的形象;也有人提議回歸京都,遠離政治中心。

還都京都的說法也有來自民間的支持,曾經擔任名古屋市長的小林橘川就主張應該回歸近代以前的政治景觀,讓天皇成為象徵的存在,脫離東京的政治中心。他認為近代憲法制定後,日本成為了窮兵黷武的國家,為了要返回以往的和平,必須遷都回京都。

想要遷都的人士多半認為戰前的軍國主義並不是日本歷史的正常發展,返回京都可以讓天皇成為日本文化的象徵,許多人也認為日本近代的發展是錯誤的,必須懺悔。

皇居現址重建或遷移?

相較於遷都的說法,有一派人士認為皇居應該留在東京。戰敗隔年,東京都的復興計畫提出,將皇居也納入其中,計畫將舊皇居的一部分規畫成公園,並設立美術館、音樂廳和國家的劇院,讓皇居附近成為「文化和平國家」的象徵。

以往的皇居稱為宮城,過於有權威感,一般民眾無法親近,多少讓人想起防禦和進攻的歷史記憶,也有充斥著武士的感覺。隨著《和平憲法》實施,皇居就是天皇的居所,廢除宮城之稱。在新的體制下,將皇居周邊規畫成國民可以參與活動的場所。

隨著戰後東京逐漸復原,天皇與國民互動的機會增多,透過開放皇居,讓國民得以親近皇室的生活。一九四七年,開始開放團體參訪,隔年開放一般國民在特定的日子參訪。

昭和二十三年(一九四八年)的元旦和天長節都有超過三十萬人到皇居參賀,顯見天皇在國民心中的地位,並沒有因為戰爭的關係而改變,而天皇和皇居在戰後仍有它的生命力,持續在日本社會維持著形象。

既然新憲法確立日本仍然維持天皇制,國民也認為天皇是國家的象徵。在此憲法下,皇室不能高高在上。一九五八年,明仁皇太子與正田美智子結婚,是皇室歷史上第一次與平民通婚,當時媒體大加報導,造成狂熱的議題。

國家重要的儀式都需要天皇,如果缺乏適合的場所,便無法維持這些儀式。建設新皇居時,在新憲法架構下,宮內廳召開了很多次公聽會。不是所有人都贊成在東京修築皇居,其中最激烈的是住宅公團的總裁加納久朗,他提倡要開放皇居,認為皇居是多餘的、是封建專制的象徵,不應該在戰後的民主國家中存在。

從都市的發展角度來說,皇居對於東京的城市計畫也相當不利,因為它坐落在城市的中央,使得道路、地鐵都必須繞道而行,所以有人認為最好將皇居遷離東京。至於遷離的地點,也引發很多人討論,作家吉川英治覺得搬到多摩丘陵,有的認為到富士山麓,還有三浦半島、京都御所......各式各樣的地點。

然而,也有很多人反對皇居遷移,像是西武鐵道的創辦人堤康次郎、道路公團的總裁岸道三,認為皇居對於都市發展沒有什麼不良之處,而且如果覺得礙事就遷移皇居,是不尊重日本傳統和文化的表現。經過一連串討論後,皇居還是維持在原址。

一九六○年,由丹下健三和村野藤吾等專家提供建議,他們認為明治時代的宮殿強調「威嚴主義」,不符合時代的精神,新的皇居必須符合日本天皇制的傳統,同時又要是現代建築,符合當下象徵天皇制的精神。

上皇要住哪?

《東京歷史迷走》書影/時報出版提供
《東京歷史迷走》書影/時報出版提供
新的皇居完成於昭和四十三年(一九六八年),昭和天皇駕崩後,現在的明仁天皇居住於其中。然而,年事已高的天皇在最近丟下了一顆震撼彈,因為身體的關係,無法履行天皇的義務,他表明「生前退位」的意願。今年日本參議院通過特別法,允許明仁天皇退位,由皇太子繼位,現任天皇將稱為「上皇」。

兩個天皇都要住在皇居當中嗎?引發日本民眾的熱議,京都的民眾也很關心,有意邀請「上皇」至京都。京都市長門川大作最近提出「雙京構想」,希望將皇室的部分成員遷至京都,皇室的典禮和活動可以在京都舉行。

退位的天皇不一定會搬到京都,但由此可以看出,皇居的象徵牽動整個國家的文化與傳統,還有日本人對於歷史的想像。不管是過去神格化的天皇,或是現在民主化的天皇,東京的皇居不是羅蘭‧巴特所說的「空洞」,相反的,充滿想像和記憶,也乘載著過多的歷史─既要象徵民主化時代的皇室,同時承載著軍國主義遺留的歷史。皇族除了必須在大眾前展示家庭關係,還要順應時代潮流,顧及國民的情感。

※本文摘自《東京歷史迷走》,作者/胡川安。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臺北「低端」看北京鼠族:為一點可能的夢 過不是人的生活

2018-05-16

偉大城市的陰暗面 住在城市地底的「北京鼠族」勞工

2018-05-04

天皇住哪決定「國家性格」? 東京與京都的皇居爭論

2018-05-03

奧運聖火唯一一次入台遊行... 竟和日本戰後最美好的一段記憶有關

2018-05-03

德川家康如何打敗「看不見的敵人」 奠立現代東京的基礎?

2018-04-06

第一名的業務 「客戶沒光臨」的時段都在做的事

2018-04-06

天塌下來很好笑? 嘲笑「杞人憂天」竟讓中國沒了哲學家

2018-04-04

結婚為什麼要請客、換裝...? 探訪現代日式婚禮的發源地「雅敘園」

2018-03-29

熱門文章

臺北「低端」看北京鼠族:為一點可能的夢 過不是人的生活

2018-05-16

天皇住哪決定「國家性格」? 東京與京都的皇居爭論

2018-05-03

偉大城市的陰暗面 住在城市地底的「北京鼠族」勞工

2018-05-04

奧運聖火唯一一次入台遊行... 竟和日本戰後最美好的一段記憶有關

2018-05-03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