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不只是諸葛亮的死對頭! 你不知道的勤政愛民司馬懿

2018-06-13 16:14:26聯合新聞網 文/李志民、柳春藩

秋日的晨霧飄散在廣袤的烏蘭布統草原上,草原呈現出夢幻般的色彩。《三國演義》等10...
秋日的晨霧飄散在廣袤的烏蘭布統草原上,草原呈現出夢幻般的色彩。《三國演義》等100多部影視作品中迷人的草原景色均出自這裡。 新華社資料照

司馬懿同曹爽之間的鬥爭是三國時期重要的政治事件之一。正始十年(二四九)受曹爽排擠、裝病不問政事的司馬懿,突然發動政變,殺掉曹爽及其黨羽,控制了朝政。之後不久,又鎮壓了太尉王凌的謀反,為司馬氏最後奪取曹魏政權打下了基礎。

如何評價司馬懿和曹爽之間的鬥爭呢?封建統治者和史家用正統主義觀點,譏諷他「篡」奪別人天下。史學界對他也多持貶低的態度,甚至有人說司馬懿戰勝曹爽是「歷史上一個不幸的事件」。這種評價是不公允的。

評價一個歷史人物在歷史上的作用,主要的是看他的所作所為,是否對社會、歷史、經濟、文化的發展有利,而不是看他的出身如何,或者是否奪取了別人的政權。

能臣司馬懿

司馬懿是一個有謀略的軍事家和政治家。他雖然出身於世代官僚家庭,但政治思想並不落後,他執行的一些方針政策在統治集團中比較起來是開明的,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在政治上,司馬懿注意改善政治,緩和階級矛盾。魏明帝曹叡盛修宮室,百姓勞瘁,「力役不已,農桑失業」。他上書要求罷除一些徭役,以減輕人民的負擔。景初二年(二三八),司馬懿在遠征遼東前夕,諫告明帝說:

自河以北,百姓困窮,內外有役。勢不並興,宜假絕內務,以救時急。

自遼東返回後,「役者猶萬餘人,雕玩之物動以千計。至是皆奏罷之,節用務農,天下欣賴焉」。對新征服的地區,司馬懿也注意「勸農桑,禁浮費」,因而「南土悅附」。他還勸明帝對新附的邊郡民戶,不要「密網束下」,要「弘以大綱,則自然安樂」。他對手下將士的約束也比較嚴,禁止他們「侵侮」百姓。青龍中,司馬懿在長安立軍市,「軍中吏士多侵侮縣民」,他得知這一情況後,怒召軍市侯,杖一百,「嚴持吏士」。自是以後,「軍營、郡縣各得其分」。可見司馬懿是較為注重民力和民意的。連他的政敵丁謐、畢軌等人也不得不承認他「甚得民心」。司馬懿很注重節儉,臨死前留下遺命,要求把他葬於首陽山,「不墳不樹」,「斂以時服,不設明器」。這種思想和作風,在當時浮華厚葬風氣盛行的情況下是難能可貴的。

在經濟上,司馬懿關心農業的發展,注意興修水利和屯田事業的推廣。早在司馬懿為丞相軍司馬時,就首先提出實行軍屯的建議。他對曹操說:

昔箕子陳謀,以食為首。今天下不耕者蓋二十餘萬,非經國遠籌也。雖戎甲未卷,自宜且耕且守。

曹操採納了這個建議,「於是務農積穀,國用豐贍」。正始二年(二四一),司馬懿督軍伐吳,「欲廣田積穀,為兼併之計」,要鄧艾協助他。鄧艾提出「開河渠」、「通運漕」,在淮河南北大搞軍屯的建議,他「皆如艾計施行」。「遂北臨淮水,自鍾離而南橫石以西,盡沘水四百餘里,五里置一營,營六十人,且佃且守。兼修廣淮陽、百尺二渠,上引河流,下通淮、潁,大治諸陂於潁南、潁北,穿渠三百餘里,溉田二萬頃,淮南、淮北皆相連接。自壽春到京師,農官兵田,雞犬之聲,阡陌相屬。每東南有事,大軍出征,泛舟而下,達於江、淮,資食有儲,而無水害」。可見軍屯的規模是很大的。這一措施具有戰略意義,它為以後晉一舉滅吳、統一天下,奠定了雄厚的物質基礎。

在和西蜀毗鄰的關中地區,司馬懿也注重經濟的發展。史載:

太和四年(二二○)關中饑,宣王表徙冀州農夫五千人佃上邽,興京兆、天水、南安鹽池,以益軍實。

時司馬懿之弟司馬孚為度支尚書,「遣冀州農丁五千屯於上邽,秋、冬習戰陣,春、夏修田桑。由是關中軍國有餘,待賊有備矣」。太和五年,諸葛亮第四次北伐時,司馬懿領兵拒之。有人提出「自芟上邽左右生麥以奪賊食」,魏明帝不許。並增兵給司馬懿使護麥。「宣王與亮相持,賴得此麥以為軍糧」。

青龍元年(二三三),司馬懿在關中「開成國渠,自陳倉至槐里;築臨晉陂,引汧、洛溉舄鹵之地三千餘頃,國以充實焉」。青龍三年,關東地區饑饉,司馬懿「運長安粟五百萬斛輸於京師」以濟糧荒,這是和他注重關中地區的農業生產,並取得了相當成績分不開的。

三國時期,曹操是民屯的主要推行者,而司馬懿則是軍屯的主要倡議者和推行者。司馬懿對北方經濟的恢復和發展,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在用人上,司馬懿注意推薦、選用一些有才幹的文武人才。早在黃初年間,司馬懿就薦舉剛直不阿、主張「寬惠百姓」的鮑勳為御史中丞,使「百寮嚴憚,罔不肅然」。鮑勳多次諫阻文帝遊獵,終被曹丕尋故殺掉。「勳內行既修,廉而能施,死之日,家無餘財」。青龍四年(二三六),明帝「詔公卿舉才德兼備者各一人」,司馬懿以兗州刺史太原王昶應選。王昶懂政治,通軍事,著有《治論》、《兵書》,「勤勸百姓,墾田特多」。司馬懿推薦了他,可謂知人。後來司馬懿向他請教政事,他主張「抑絕浮華」、「務崇節儉」、「約官實祿,勵以廉恥,不使與百姓爭利」,確是一個德才兼備之人。

司馬懿還能從下層寒士中選拔人才。如鄧艾「家貧」,「為農民養犢」,「以口吃,不得作幹佐」。但很有才能,司馬懿「奇之,辟之為掾,遷尚書郎」。他協助司馬懿搞軍屯,獲得良好效果。後來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將,並率軍一舉滅蜀。史稱:

鄧艾為將軍三十餘年,賞罰明斷,善恤卒伍,身之衣食,資仰於官,不苟素儉,然終不治私,妻子不免饑寒。

石苞出身寒微,與鄧艾同為典農部民,曾一起為郭玄信御車。青龍中「鬻鐵於長安」,得見司馬懿,「宣王知焉。後擢為尚書郎,歷青州刺史、鎮東將軍」。南陽州泰也是一個有才能「好立功業」的人物。初為荊州刺史裴潛從事,司馬懿鎮宛時,將其選用,州泰「居喪」,司馬懿「留缺待之」,擢為新城太守。後來歷任兗、豫州刺史,「所在有籌算績效」。後人稱讚司馬懿「知人拔善」,使「王基、鄧艾、周(州)泰、賈越之徒皆起自寒門而著績於朝,經略之才可謂遠矣」。

對於司馬懿的政績,王船山曾評論說:

司馬懿執政,而用賢恤民,務從寬大,以結天下之心。於是而自搢紳以迄編氓,乃知有生人之樂。

上述情況表明,司馬懿是一個有遠見卓識、有作為的政治家。他可以說是屬於地主階級中的清明派。

司馬懿死後,他的兒子司馬師、司馬昭相繼執政。他們雖然不像其父親那樣有見識,但也是有一定作為的。在同他們的政敵進行政治、軍事鬥爭的同時,也做了些有意義的事情。

嘉平四年(二五二),司馬師開始控制朝政,「命百官舉賢才,明少長,恤窮獨,理廢滯」,安排和重用一些司馬懿時期提拔起來的有才幹的文武官員,在中央和地方發揮他們的作用。於是「四海傾注,朝野肅然」。司馬師掌政的時間不長就病死了。

正元二年(二五五)司馬昭執政後,對政治、經濟制度做了一些改革。在政治上,「諸禁網煩苛及法式不便於時者」,他「皆奏除之」。並且患前代「律令本注煩雜」、「科網本密」,令賈充、鄭沖、羊祜、杜預等十四人,本著「蠲其苛穢,存其清約」的原則,正式制定新律,到晉武帝泰始四年(二六八年)完成,頒行全國。這個《晉律》實質上固然是地主階級專政的工具,但它的內容比漢律已大為精簡,這樣就相對減輕了人民動輒觸犯刑律、處罪輕重無準的弊端。同時律文「減梟斬族誅從坐之條」,「去捕亡、亡沒為官奴婢之制」,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刑寬禁簡」。在經濟上,咸熙元年(二六四),司馬昭「罷屯田官以均政役,諸典農皆為太守,都尉皆為令長」,開始廢除民屯制度。屯田制度是在特定的條件下發展起來的,它對經濟的恢復和發展起一定的積極作用。但屯田客的地租負擔很重,身分地位很低,到一定時期便不能繼續適應生產力的發展。在新的情況下,司馬昭罷掉屯田官,廢除民屯制度,將民屯的一些國家佃農改變為國家的一般編戶齊民—自耕農,使他們的經濟負擔有所減輕,身分地位有所提高,這對生產力的發展是有好處的。此外,在軍事上。司馬昭於景元四年(二六三)派鄧艾、鍾會領兵滅掉蜀漢,為以後晉滅吳統一天下創造了有利條件,這也有值得肯定的一面。

由此可見,所謂司馬懿父子是魏國「一個極端腐朽的集團」的結論,是站不住腳的。

驕侈昏聵的曹爽集團

曹爽雖然是曹操的宗室後代,卻是曹氏的不肖子孫。如果說曹魏的政治在曹叡時開始走下坡路,那麼在曹爽掌政時期,則更為黑暗腐敗。

曹爽並無政治才幹,主要是憑藉「宗室支屬」的身分掌握政權的。明帝託孤之時,他「流汗不能對」,幸虧中書監劉放躡其足,耳語教他說:「臣以死奉社稷」,才算接下了輔政的重任。為了樹立個人威望,「立威名於天下」,他不聽司馬懿的勸阻,貿然率大軍攻蜀,結果大敗而歸,「關中為之虛耗」。冀州的「清河、平原爭界,八年不能決」,刺史孫禮按天府所藏「烈祖(明帝)初封平原時圖決之」。這本來是個公正的好辦法,但曹爽卻偏信清河之訴,認為「圖不可用」。孫禮上書據理力爭,曹爽「劾禮怨望,結刑五歲」。可見曹爽剛愎自用和昏聵無能。

曹爽把持朝政後,「日縱酒沉醉」,「飲食車服,擬於乘輿;尚方珍玩,充牣其家;妻妾盈後庭,又私取先帝才人七八人,及將吏、師工、鼓吹、良家子女三十三人,皆以為伎樂」。還「作窟室,綺疏四周,數與(何)晏等會其中,飲酒作樂」。曹爽等人的驕奢無度,是有目共睹的。其弟中領軍曹羲「深以為大憂,數諫止之」,並且「著書三篇,陳驕淫盈溢之致禍敗,辭旨甚切」,曹爽「甚不悅」。侍中鍾毓參加曹爽的酒宴回家後,其母說:

樂則樂矣,然難久也。居上不驕,制節謹度,然後乃無危溢之患。今奢僭若此,非長守富貴之道。

何晏之妻金鄉公主對其母說:「晏為惡日甚,將何保身?」杜有道妻嚴氏說:「晏等驕侈,必當自敗。」辛毗的女兒憲英也說:「曹爽與太傅俱受寄託之任,而獨專權勢,行以驕奢,於王室不忠,於人道不直。」

曹爽還支持何晏等侵奪屯田土地,「共分割洛陽、野王典農部桑田數百頃,及壞湯沐地以為產業,承勢竊取官物,因緣求欲州郡。有司望風,莫敢忤旨」。他輕視傑出的機械製造家馬鈞的發明創造,還限制和反對馬鈞搞試驗。

在用人方面,曹爽推行任人唯親的政策,對廉潔耿直的官員,予以排擠打擊。如王觀掌少府,曹爽派人將公物據為私有,王觀得知後「皆錄奪以沒官」。少府統「御府內藏玩弄之寶」,曹爽等「奢放,多有干求」,但「憚觀守法」,便把他徙為太僕。另一方面,他把一些阿諛附會、缺乏政治才幹、崇尚浮華的人引為己用。如:

畢軌及鄧颺、李勝、何晏、丁謐皆有才名,而急於富貴,趁時附勢,明帝惡其浮華,皆抑而不用。曹爽素與親善,及輔政,驟加引擢,以為腹心。

其中何晏是個「粉白不去手,行步顧影」的浪蕩哥兒,他同夏侯玄等人「競為清談,祖尚虛無」,常常是「談客盈座」,開創了魏晉清談的先河,被魯迅斥為「空談的祖師」。他任吏部尚書主選舉後,更是「依勢用事,附會者升進,違忤者罷退」,「其宿與之有舊者,多被拔擢」。鄧颺「少得士名於京師」,曾任中書郎等職,因「與李勝等為浮華友」,被明帝「斥出,遂不復用」。他「為人好貨,前在內職,許臧艾授以顯官,艾以父妾與颺,故京師為之語曰:『以官易婦鄧玄茂。』每所薦達,多如此比」。何晏的「選舉不得人」,和他有重要關係。丁謐「為人外似疏略,而內多忌」,與何晏、鄧颺被稱為曹爽的「臺中三狗」。

以上情況表明,曹爽及其一夥掌政時,曹魏的政治是黑暗腐敗的。

這裡涉及對曹爽等人「變易舊章」、「變改法度」的看法問題。肯定曹爽、否定司馬懿的人認為曹爽等人的「變改」是革新的,因而他們是「新的」派別,「新的失敗了,老的勝利了」,所以是「不幸的事件」。其實,曹爽「變改」的內容以及「變改」的程度,史書都無明確記載,不應一看到「變改」的字樣,就認為它是新的、進步的。應從它對人民、對社會的實際作用、實際效果來考察。從當時人們的評論來看,曹爽等人的「變改」,並無積極作用和效果。如太尉蔣濟上疏稱他們的改易「終無益於治,適足傷民」。應瑒的弟弟應璩對曹爽的「多違法度」「為詩以諷焉。其言雖頗諧合,多切時要,出共傳之」。司馬懿的政敵王凌的兒子王廣也說曹爽等「變易朝典,政令數改,所存雖高而事不下接」。這說明曹爽一夥的「變改」,是不切時要、與民不利的,因而不值得稱讚和肯定。

如果說誰是魏國「極其腐朽的集團」,那應是曹爽一夥,而不應是司馬懿父子。

功過自有後人評說

對於司馬懿、曹爽集團的優劣,王廣在勸阻其父王凌起兵反對司馬懿時說:

凡舉大事,應本人情。今曹爽以驕奢失民,何平叔(何晏)虛而不治,丁、畢、桓、鄧雖並有宿望,皆專競於世。同日斬戮,名士減半,而百姓安之,莫或之哀,失民故也。今懿情雖難量,事未有逆,而擢用賢能,廣樹勝己,修先朝之政令,副眾心之所求。爽之所以為惡者,彼莫不必改,夙夜匪懈,以恤民為先。

這段話出自王廣之口,應該說是可信的。

司馬懿能夠戰勝曹爽,不是偶然的。正因為他在政治上是比較有作為的、清明的,才有能力、有條件一舉消滅「勢傾四海,聲震天下」,但已腐朽不堪、失掉人心的曹爽集團,並且比較快地穩住了政局。對此,當時吳國的屯騎校尉張悌曾作過重要的評論:

司馬懿父子,自握其柄,累有大功,除其煩苛而布其平惠,為之謀主而救其疾,民心歸之,亦已久矣。故淮南三叛而腹心不擾,曹髦之死,四方不動任賢使能,各盡其心,非智勇兼人,孰能如之?

張悌很有政治見識,後來在吳國做過丞相。他的這段評論是客觀的、中肯的。

司馬懿的成功有其主觀條件和客觀條件。過去有人認為他是「一個時代的幸運兒」,顯然是不妥當的。

《亂世終結者司馬懿:大陰謀家?國之柱石?真實歷史中的司馬懿!》書影。圖/聯經出版...
《亂世終結者司馬懿:大陰謀家?國之柱石?真實歷史中的司馬懿!》書影。圖/聯經出版提供
現在我們可以得出結論:司馬懿同曹爽集團鬥爭的性質,是統治階級內部不同集團間的爭權奪勢鬥爭。但不管司馬懿的目的企圖如何,鬥爭的結果卻是一個較有作為、較為清明的統治集團代替了一個腐敗無能的統治集團,這對社會、對人民都是比較有利的。因此司馬懿父子戰勝曹爽集團,非但不是「歷史上一個不幸的事件」,反而應該看成是一件好事,有一定積極意義。

不容否認,魏晉時期發展起來的世族門閥勢力,總的傾向是偏於保守、趨於腐敗。但不能因此認為世族門閥中所有的人,都是保守腐敗的,從而不予肯定,或不予應有的肯定。尤其是對漢末三國時期的一些世代官僚地主出身的人物,更不能帶著這種有色眼鏡去看。

司馬懿的政治、軍事才能和在歷史上起的積極作用,同曹操相比,是相差一籌的,把司馬懿和曹操相提並論,中間畫一等號,是不合適的。但同昏庸無能、荒淫無度的曹爽相比,司馬懿不知要高明多少倍。

作為「篡逆」之臣,司馬懿被封建統治者唾棄千年。作為「世族」的一員和西晉腐朽統治者的祖宗,司馬懿也為今人冷眼相對。我們應該正確理解「世族腐朽」論,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對世族中有作為、有一定「歷史功績」的人,給予應有的肯定,還其歷史的本來面目。

※本文摘自《亂世終結者司馬懿:大陰謀家?國之柱石?真實歷史中的司馬懿!》,羅華彤、陳虎編。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被逼退出聯合國前夕 蔣經國和辜寬敏密會為了這件事...

當性別平權成為主流 「被消音」的女性就不存在了嗎?

「為什麼你也說中文?」 了解東南亞從馬來西亞開始

一頭美麗紅髮 竟因「刺激性慾」遭西方文化歧視?

歷史上真有其事 跟吹笛人走的130名兒童究竟去了哪裡?

不想失業就和公主結婚吧! 童話故事中流浪王子的真相

中共佔領區的「新建設」 讓全世界認同他們比國民黨好?

不管「以核養綠」還是「非核家園」 都絕對實用的反轉暖化100招

不知道「自己是誰」 中國陷入身分焦慮

一天一則《論語新解》 四季人生好修養

皇上後宮想吃什麼應有盡有? 說到荔枝 一人只能拿一個...

清廷皇家食譜流落民間... 背後竟全因日本貴族小姐?

紫禁城裡的粽子大戰 「甜黨」贏還是「鹹黨」勝?

火鍋愛好者乾隆皇 一年要吃200多頓不同口味的火鍋

全世界都討厭的邪惡頭子其實只是普通人? 漢娜鄂蘭「邪惡的平庸性」

關係中有第三者一定「不道德」?進入開放式關係的實用指南

道德浪女談分手潮起潮落 任何形式的關係都一樣

平壤街頭穿時尚、用手機... 金正恩的經濟改革已改變了北韓?

中國農民入西伯利亞墾荒成「黃禍」? 俄國政府怕輸掉整個遠東

「賤蛙焉能為我謀」 當格林童話說起文言文是什麼樣子?

黑龍江現代史 一個俄國擴張遠東、與中國纏鬥300年的故事

所有不利因素他都有 為何南韓成功轉型超現代國家?

你知道嗎?在中世紀想解決夫妻吵架,就是讓他們去打一架

你知道嗎?跑步機曾是用來懲罰犯人的刑具喔

17世紀英國人相信上帝賜醫生醫治之力 還把疾病解藥藏在世界各地

17世紀倫敦馬車曾經多到會塞車 還有計程馬車和二手馬車行

台灣國族電影是什麼? 解嚴前的台灣竟是國際學者眼中的「電影重鎮」

了解習近平的第一步 主宰中國的「太子黨」

中美對抗 新一輪的陸權與海權對抗

有師生之誼卻成政敵 馬英九與連氏父子恩怨是公開的秘密?

雄才大略選上台北市長? 被低估的馬英九

與人形象相近的「日本天狗」曾造訪京都?

文學權威梁實秋 轟轟烈烈的黃昏之戀

京都的迷人美麗 來自「神佛混淆」的異次元感

人人都該吃早餐? 工業革命前並非如此

「連戰打老婆」真相是? 資深媒體人看連方瑀從中國小姐到官夫人

京都的象徵清水寺 受人喜愛的原因竟是因為恐懼?

300年前沒人在吃「早餐」 全球化竟是現代早餐起源?

成為天主教迫害異教徒的美食 只因上帝透過火腿說話?

不只是諸葛亮的死對頭! 你不知道的勤政愛民司馬懿

大屠殺還會再發生嗎?從納粹屠殺看可能被忽視的警訊

天可汗的禮物 優酪乳在土耳其竟是配肉吃的「國民飲料」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