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連戰打老婆」真相是? 資深媒體人看連方瑀從中國小姐到官夫人

2018-08-01 17:11:15聯合新聞網 文/鄭佩芬

連戰和連方瑀。報系資料照
連戰和連方瑀。報系資料照

「連戰打老婆」的傳聞在臺灣社會與政壇似乎是公開的祕密,也是人們茶餘飯後最喜歡談論的政治人物話題之一。坦白說,因為我不曾親眼目睹,自然無法訴諸文字。但從親身的經驗與親眼所見,我必須說,真的別低估方瑀在連戰心中的分量,連戰的貼身幕僚們也可以證明我所言不虛。

一九六五年,二十九歲的連戰獲得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成為二次大戰後第一位獲得這項殊榮的華人。同年,他在美國與曾經當選中國小姐的方瑀結婚,當時莫不以才子佳人來形容這對新人。連戰夫婦於一九六八年回臺,在臺大政治系任教,此後屢屢受政府提拔,歷任要職。

一九七五年,三十九歲的連戰被任命為駐薩爾瓦多共和國全權大使。當年政府的經濟能力有限,駐節薩國期間由於大使館人手不足,逢年過節要設宴款待當地政要時,方瑀還得親自下廚,包餃子待客。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連戰回國參加國民黨十一全大會,表達因為父親年事已高,身為獨子希望留在國內就近照顧的心情。蔣經國雖希望他移孝作忠,卻拗不過連戰的堅持,最後任命留在國內的他出任國民黨青年工作會主任,自此一路官運亨通。

另一方面,很漂亮的方瑀也很愛漂亮,嫁入連家後,更有足夠的能力把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相當在意形象與面子的連戰其實非常以這位體面的夫人為榮。

方瑀身材高䠷,又愛穿三吋以上的高跟鞋,夫婦倆一同出現的公開場合,不論是參加宴會或出席活動,上樓梯、下飛機,總見連戰一隻手緊緊握住方瑀的手,以免她絆倒或發生其他狀況。連戰在意與害怕的是方瑀在人前或公共場所失態丟臉,失了面子。有次方瑀穿了一襲白色露肩禮服,搭配白色貂皮披肩,與連戰一同赴宴。走動中,披肩滑落,露出肩胛,一旁的連戰立刻伸手將披肩扶正,遮住方瑀露出的肩胛。

中、美斷交前夕,時任美國國務院的中國科長費浩偉來訪,某位鋼鐵業大老在家中宴請費與幾位好友,客人除了沈君山、殷允芃與我,連戰夫婦也是座上賓。中、美關係自然是當天的談話重點。方瑀那天身穿粉藍色長禮服,搭配長串珍珠項鍊,髮鬢插著珠花,很有「中國小姐」的架式。

由於這是連戰夫婦第一次到主人家作客,主人特地陪方瑀上樓參觀特別設計的樓中樓。參觀完畢下樓時,方瑀在最後兩階不慎踩到裙擺絆倒摔下,驚動了客廳裡談興正濃的客人們。男主人慌忙扶起方瑀,幫忙查看是否受傷,此時連戰從座椅上起身,站立原地,看著方瑀。方瑀雖然手肘刮傷,泛出一道血紅,卻慌張地連說「沒事!沒事!」一場小意外才平息下來。

一九八八年,連戰擔任外交部長任內,外交工作得心應手,不但與巴哈馬、格瑞那達、貝里斯、幾內亞比索等國建交,還與賴索托王國、賴比瑞亞恢復了邦交。方瑀做為外交部長夫人,官式活動頻繁,講究穿著的她在國宴上也確實亮麗出眾,連戰對於她的裝扮是否合宜也很在意。

方瑀率直,看似少根筋,其實正是她可愛之處。有一回與方瑀聊天,我讚賞她有一件剪裁合身、低胸黑色蕾絲搭配黑絲絨的禮服,非常能顯現她的修長身材與白皙皮膚,漂亮極了。方瑀聽後,很得意地告訴我那件黑禮服的笑話。她說有次要參加款待國賓的晚宴,連戰說六點鐘下班後,會回家接她一同赴宴,她挑的就是這件黑色蕾絲配黑絲絨禮服。連戰回家後,一進門看到方瑀的穿著,吃驚地脫口而出:「妳××點啊!妳不知道現在是國喪期間嗎?」方瑀連忙換了一件素雅的旗袍,才隨連戰出門赴宴。

坊間的「連戰打老婆」傳聞往往給人一種印象,覺得方瑀在連戰面前似乎沒有尊嚴與地位,事實上正好相反,凡是與他們夫婦相熟的朋友私下都說,千萬別低估了方瑀在連戰心中的分量。

二○○四年連、宋搭檔參選總統時,一位資深媒體人自北京回臺,有話要向連戰傳達,卻苦於不得其門而入,最後希望我替他代為安排。選戰正熱,候選人夫婦行程緊密,一時無法用電話聯絡上,我只得用傳真向方瑀求援。第二天一早,連戰辦公室主任丁遠超便打電話通知那位媒體人,要他來辦公室與連戰見面。

在連戰夫婦一同出席的應酬場合裡,方瑀會隨時注意周邊狀況並提醒連戰,連戰也會接受她的建議,夫妻兩人的默契與互動配合得十分完美。

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三日,蔣友梅的婚禮在君悅飯店舉行,連戰在致詞時說,他從小與蔣友梅的父親蔣孝文一起長大,如今孝文不在了,經國先生也不在了,所以由他代表女方以主婚人身分致詞。

席間,我到主桌向蔣友梅的母親蔣徐乃錦敬酒道賀,方瑀站在一旁,我也一併向她舉杯祝賀,方瑀隨即指著連戰對我說:「妳也應該敬他吧?」這時,本來背對著我的連戰立刻站起來,轉身向我舉杯,接受我的敬酒。

方瑀雖然擁有中國小姐的頭銜,嫁給連戰後,顧家愛子女,這也是她在連家與連戰心中占有絕對分量與影響力的原因之一。方瑀與蔣徐乃錦私交頗佳,連勝文出國念書後第一次回臺探親,方瑀打電話給蔣徐乃錦說:「我兒子回來了,想介紹給妳認識。」相約在力霸飯店頂樓餐廳見面,並邀我作陪。據方瑀說,連勝文身高已有一九三公分,只是當時身材較瘦,不如今天這般壯碩,看上去格外高瘦。那時的連勝文畢竟年輕,和媽媽的朋友一起吃飯實在沒什麼樂趣,趁大人忙著聊天時,他獨自起身在餐廳四處遊走,打量環境。方瑀一邊和我們交談,一雙眼睛卻始終盯著兒子的身影打轉,沒一刻離開,關愛之情表露無遺。聊天中,方瑀一度離席,蔣徐乃錦私下低聲說:「方瑀還真把連勝文當個寶!」

我也記得有一次與方瑀同在蔣孝文家與蔣徐乃錦喝下午茶,方瑀說五點就得離開去接上幼稚園的小女兒連詠心。蔣徐乃錦一聽她每天都親自接連詠心回家,笑她:「年紀都一大把了,還生個小的折磨自己,不嫌累嗎?」方瑀說:「懷上連詠心不在生涯規劃之內。有一年和連戰去歐洲度假,回來後就發現自己懷孕了,所以純粹是意外。」

※本文摘自《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作者/鄭佩芬。時報出版。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中共佔領區的「新建設」 讓全世界認同他們比國民黨好?

不知道「自己是誰」 中國陷入身分焦慮

一天一則《論語新解》 四季人生好修養

不管「以核養綠」還是「非核家園」 都絕對實用的反轉暖化100招

皇上後宮想吃什麼應有盡有? 說到荔枝 一人只能拿一個...

清廷皇家食譜流落民間... 背後竟全因日本貴族小姐?

紫禁城裡的粽子大戰 「甜黨」贏還是「鹹黨」勝?

火鍋愛好者乾隆皇 一年要吃200多頓不同口味的火鍋

全世界都討厭的邪惡頭子其實只是普通人? 漢娜鄂蘭「邪惡的平庸性」

關係中有第三者一定「不道德」?進入開放式關係的實用指南

道德浪女談分手潮起潮落 任何形式的關係都一樣

平壤街頭穿時尚、用手機... 金正恩的經濟改革已改變了北韓?

中國農民入西伯利亞墾荒成「黃禍」? 俄國政府怕輸掉整個遠東

「賤蛙焉能為我謀」 當格林童話說起文言文是什麼樣子?

黑龍江現代史 一個俄國擴張遠東、與中國纏鬥300年的故事

所有不利因素他都有 為何南韓成功轉型超現代國家?

你知道嗎?在中世紀想解決夫妻吵架,就是讓他們去打一架

你知道嗎?跑步機曾是用來懲罰犯人的刑具喔

17世紀英國人相信上帝賜醫生醫治之力 還把疾病解藥藏在世界各地

17世紀倫敦馬車曾經多到會塞車 還有計程馬車和二手馬車行

台灣國族電影是什麼? 解嚴前的台灣竟是國際學者眼中的「電影重鎮」

了解習近平的第一步 主宰中國的「太子黨」

中美對抗 新一輪的陸權與海權對抗

有師生之誼卻成政敵 馬英九與連氏父子恩怨是公開的秘密?

雄才大略選上台北市長? 被低估的馬英九

與人形象相近的「日本天狗」曾造訪京都?

文學權威梁實秋 轟轟烈烈的黃昏之戀

京都的迷人美麗 來自「神佛混淆」的異次元感

人人都該吃早餐? 工業革命前並非如此

「連戰打老婆」真相是? 資深媒體人看連方瑀從中國小姐到官夫人

京都的象徵清水寺 受人喜愛的原因竟是因為恐懼?

300年前沒人在吃「早餐」 全球化竟是現代早餐起源?

成為天主教迫害異教徒的美食 只因上帝透過火腿說話?

不只是諸葛亮的死對頭! 你不知道的勤政愛民司馬懿

大屠殺還會再發生嗎?從納粹屠殺看可能被忽視的警訊

天可汗的禮物 優酪乳在土耳其竟是配肉吃的「國民飲料」

拋棄漢字! 法國如何透過「去中國化」建立現代越南

臺北「低端」看北京鼠族:為一點可能的夢 過不是人的生活

偉大城市的陰暗面 住在城市地底的「北京鼠族」勞工

天皇住哪決定「國家性格」? 東京與京都的皇居爭論

奧運聖火唯一一次入台遊行... 竟和日本戰後最美好的一段記憶有關

第一名的業務 「客戶沒光臨」的時段都在做的事

熱門文章

不知道「自己是誰」 中國陷入身分焦慮

皇上後宮想吃什麼應有盡有? 說到荔枝 一人只能拿一個...

嘗試用AI製作「外星用自動機」 結果卻讓科學家很難堪

中共佔領區的「新建設」 讓全世界認同他們比國民黨好?

一天一則《論語新解》 四季人生好修養

不管「以核養綠」還是「非核家園」 都絕對實用的反轉暖化100招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