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國農民入西伯利亞墾荒成「黃禍」? 俄國政府怕輸掉整個遠東

2018-12-27 14:07:14聯合新聞網 文/杜米尼‧齊格勒

俄羅斯總統普亭。路透
俄羅斯總統普亭。路透

進入俄屬遠東的中國工人

我很好奇,想知道更多有關俄屬遠東華人今天地位的問題。或許在二十五年前,華人來到這裡第一次見到吹風機大驚稱奇的一般印象並非子虛。無論怎麼說,那是過去蘇聯「經濟改革」時期的事,當時中國人開始渡過黑龍江找工作,蘇聯解體之後,華人渡江腳步更形加快。這整件事有一種矛盾:中國經濟開始飛速成長,而俄屬遠東黑龍江地區的經濟卻停滯不前。不過中國東北農業地區人口擁擠,失業率始終居高不下。另一方面,俄屬遠東因社會主義解體而萎靡不振――直到今天情況未見轉機。

舊式金屬壓印工人曾是天之驕子,海蘭泡的造船廠與鑄造廠也曾風光一時。但幾乎就在一夜間這些工業全部走入歷史。俄國工人在心理上沒有準備,無法因應經濟重整帶來的需求:許多俄國工人寧可坐領微薄的失業福利,也不願做工資較低、紀律較苛的工作。中國人於是跨過邊界填補真空,在農場、森林與建築工地工作。部分也因為害怕中國經濟繁榮、會占俄國便宜,後蘇聯政府沒有創造條件、鼓勵私有企業。就這樣,俄屬遠東仍然充滿貪得無厭的稅吏、莫名其妙的法規、橫行不法的黑幫,以及陷入貧窮深淵的人口。

種族緊張升溫使情勢更加惡化。遠東地區俄國人不僅是種族排外那麼單純而已。如果你會說俄文,像俄國人一樣祈禱,無論你是哪一族的人,往往都能與俄國人相安無事。但住在俄屬遠東的中國人大多數不說俄文,也不祈禱。於是有關中國人的傳言、對中國人的恐懼――說他們像橫掃遠東的黃色部落一樣,說他們是罪犯,是病菌帶原者――甚囂塵上。俄國電視談話節目主持人稱它們是「中國問題」。

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擔任總統期間曾說,如果俄國不想「全部輸光」,俄屬遠東的俄人就要提高警覺。當時俄國一名副總理還提出警告說,中國人「正結合成五百萬人一群的小群體越過邊界」。普亭也曾說,「除非我們下真正的工夫,再隔幾十年,生活在邊疆地區的俄國人得說中文、日文與韓文才行了。」只有偏執狂的國家才會將第二國語言視為蛇蠍。

現代黃禍或助力?

情景彷彿又回到一個世紀以前對「黃禍」的恐懼,兩者近似得出奇。當穆拉維夫建立海蘭泡時,在柴雅河沿岸滿洲村俄國土地上耕作的中國農民人數有一萬人,到一九一六年,整個俄屬遠東的中國農民人數已經增加到七萬八千人。當時,中國農民的辛勤耕作以及他們令人驚訝的生產成果,曾令許多俄國作家動容。測量員、也是人種學者的弗拉基米爾‧雅森尼夫(Vladimir Arseniev)說,中國農民「把他的全部靈魂投入他的菜園」。一般中國農戶有一棟房子、一座牛棚、一塊田與一個菜園。一般情況下,這房子得撥出一間屋用來釀酒或製造鴉片。在不很大的田地上,中國農人可以生產小麥、燕麥、豆子、玉米、大麻、菸草、罌粟、馬鈴薯、甜菜、卷心菜、蘿蔔、蔥、蒜、長豆、番茄與草藥。

俄國當局把最好的土地交給俄國農民耕作,但中國農民比俄國農民更能迅速調適遠東的農作條件。雅森尼夫說,不出一、兩季,中國屯墾民的生活已經比他的俄國鄰居好了。一家中國農戶可以養活二十幾名俄國人,一種俄-中洋涇浜開始在俄屬遠東流行,成為中、俄農民之間互動的媒體。

像當年一樣,今天的俄國人對這種仰仗中國人的生活也並非每個人都滿意。中國人又一次出現在這塊土地上,按照規定付租耕地。他們沒有百萬成群,總數也就只有約五萬人,散居在一條一千五百英里長的帶狀俄羅斯耕地上――但已經足夠在俄屬遠東飲食上造成一種令人欣喜的差異。

就像當年一樣,在今天的俄屬遠東,中國人耕的田看起來就是不同。俄國人耕的田總透著一種敷衍了事的神氣,彷彿主人播完種以後就有事離開一樣。中國人耕的田裡面找不到雜草,作物也經過精心排列,齊整有序。中國農民現在供應俄屬遠東半數蔬果需求。夏天在路邊與火車站外,小販將西瓜堆得像小丘一樣叫賣。早期俄國探險家在黑龍江伊甸園尋寶之夢終於實現了,只不過實現這些夢的不是俄國人。

中國勞工的新局勢

《黑龍江:尋訪帝王、戰士、探險家的歷史足跡,遊走東亞帝國邊界的神祕之河》書影。聯...
《黑龍江:尋訪帝王、戰士、探險家的歷史足跡,遊走東亞帝國邊界的神祕之河》書影。聯經出版提供
一百年前,中國工人人數超過中國農民。今天情況依然如此。過去俄國帝國主義者一直認定,他們剛奪來的遠東土地需要依賴中國、朝鮮的勞工鞏固與開發。就這樣,數以十萬計的中國合約工來到俄屬遠東,投入開礦、漁捕與伐木。中國人在俄屬遠東建造鐵路、道路與軍事要塞,他們燒磚、製石灰、切石塊。他們修街道,建辦公樓。在俄屬遠東,一般只有塗抹灰泥、細木工與造烤爐這類比較需要技術的工作才會找俄國工人,不找中國工人。

今天,為了開發金礦,以及在泰加林伐木,中國合約工的需求再次增加:他們沒有休假,生活條件惡劣,而且像百年前一樣都跟定一個工頭,因此剝削事件層出不窮。有些事改變了。

俄國人不再屠殺中國人。一個世紀以前,俄文報紙曾刊出一篇社論,諷刺當時俄國人動不動就在街頭調戲、欺負中國人的惡行惡狀說,「打蠻子(指中國人)已經成為我們的習慣,只有懶人才不幹這種事」。現在這類行徑也已成為過去。但在俄屬遠東,俄國人與中國人的互動始終維持在最低限,而且幾乎從不友善。面對俄國國家主義高漲的浪潮,中國工人姿態擺得很低。看在那些俄國偏執狂眼中,中國人的委曲求全正是懦弱的象徵。

※本文摘自《黑龍江:尋訪帝王、戰士、探險家的歷史足跡,遊走東亞帝國邊界的神祕之河》,作者/杜米尼‧齊格勒。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被逼退出聯合國前夕 蔣經國和辜寬敏密會為了這件事...

當性別平權成為主流 「被消音」的女性就不存在了嗎?

「為什麼你也說中文?」 了解東南亞從馬來西亞開始

一頭美麗紅髮 竟因「刺激性慾」遭西方文化歧視?

歷史上真有其事 跟吹笛人走的130名兒童究竟去了哪裡?

不想失業就和公主結婚吧! 童話故事中流浪王子的真相

中共佔領區的「新建設」 讓全世界認同他們比國民黨好?

不管「以核養綠」還是「非核家園」 都絕對實用的反轉暖化100招

一天一則《論語新解》 四季人生好修養

不知道「自己是誰」 中國陷入身分焦慮

皇上後宮想吃什麼應有盡有? 說到荔枝 一人只能拿一個...

清廷皇家食譜流落民間... 背後竟全因日本貴族小姐?

紫禁城裡的粽子大戰 「甜黨」贏還是「鹹黨」勝?

火鍋愛好者乾隆皇 一年要吃200多頓不同口味的火鍋

全世界都討厭的邪惡頭子其實只是普通人? 漢娜鄂蘭「邪惡的平庸性」

關係中有第三者一定「不道德」?進入開放式關係的實用指南

道德浪女談分手潮起潮落 任何形式的關係都一樣

平壤街頭穿時尚、用手機... 金正恩的經濟改革已改變了北韓?

中國農民入西伯利亞墾荒成「黃禍」? 俄國政府怕輸掉整個遠東

「賤蛙焉能為我謀」 當格林童話說起文言文是什麼樣子?

黑龍江現代史 一個俄國擴張遠東、與中國纏鬥300年的故事

所有不利因素他都有 為何南韓成功轉型超現代國家?

你知道嗎?在中世紀想解決夫妻吵架,就是讓他們去打一架

你知道嗎?跑步機曾是用來懲罰犯人的刑具喔

17世紀英國人相信上帝賜醫生醫治之力 還把疾病解藥藏在世界各地

17世紀倫敦馬車曾經多到會塞車 還有計程馬車和二手馬車行

台灣國族電影是什麼? 解嚴前的台灣竟是國際學者眼中的「電影重鎮」

了解習近平的第一步 主宰中國的「太子黨」

中美對抗 新一輪的陸權與海權對抗

有師生之誼卻成政敵 馬英九與連氏父子恩怨是公開的秘密?

雄才大略選上台北市長? 被低估的馬英九

與人形象相近的「日本天狗」曾造訪京都?

文學權威梁實秋 轟轟烈烈的黃昏之戀

京都的迷人美麗 來自「神佛混淆」的異次元感

人人都該吃早餐? 工業革命前並非如此

「連戰打老婆」真相是? 資深媒體人看連方瑀從中國小姐到官夫人

京都的象徵清水寺 受人喜愛的原因竟是因為恐懼?

300年前沒人在吃「早餐」 全球化竟是現代早餐起源?

成為天主教迫害異教徒的美食 只因上帝透過火腿說話?

不只是諸葛亮的死對頭! 你不知道的勤政愛民司馬懿

大屠殺還會再發生嗎?從納粹屠殺看可能被忽視的警訊

天可汗的禮物 優酪乳在土耳其竟是配肉吃的「國民飲料」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