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全世界都討厭的邪惡頭子其實只是普通人? 漢娜鄂蘭「邪惡的平庸性」

2019-01-09 14:19:31聯合新聞網 文/李建漳

路透
路透

◆◆鄂蘭親身見證歷史之惡

納粹戰犯艾希曼被捕

一九六○年夏天當鄂蘭與丈夫度假時,她在《紐約時報》看到一則驚人的消息:納粹頭子阿道夫.艾希曼在阿根廷首都被以色列的情報人員綁架,而他即將於耶路撒冷接受一場史無前例的大審。身為猶太人的鄂蘭隨即向當時的《紐約客》雜誌要求以特派員身分,赴以色列首都參加這場世紀大審。她後來在《紐約客》雜誌上以五篇特稿的方式記錄了她的觀察、分析與心得,經過兩年,一九六三年她出版了《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一個關於罪惡平庸性的報告》(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Banality of Evil)。

艾希曼的受審在當時引起非常大的爭議:首先,艾希曼作為納粹的戰犯,在以色列受審是否適當合理?這是不是只淪於一種「報復者的正義」?是不是應該要設一個國際性的法庭來公平地審理艾希曼?鄂蘭與其師雅斯培首先主張應有一個國家性法庭來處理這場審判,然而聯合國大會拒絕成立這樣的法庭,並在一九六○年六月二十三日的決議案中認可了以色列的法律權力。

鄂蘭隨即在這個爭議中表明她的立場:以色列有道德上的正當性來審判艾希曼。她在此書中說道,從西元七○年羅馬摧毀耶路撒冷以來,這是第一次猶太人可以自己審理關於迫害猶太民族的罪行,第一次猶太人可以不用等待其他民族以「人權」的角度來審判這些罪行。

一九六三年在寫給其友塞繆爾.葛拉芙頓的信中,鄂蘭提到了她參加艾希曼審判的三種動機:首先,雖然鄂蘭是以研究極權主義起家,但她仍想知道艾希曼這個活生生的極權主義參與者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其次,她想從法律的角度來研究艾希曼這種新型的罪犯及這種無前例的罪行;最後的一個動機是她對「惡」問題的持續關懷,鄂蘭說,她想去耶路撒冷是為了繼續她關於邪惡本質的思考。

舉世關注的大審判秀

我們可以先提及一些關於現實政治,即非關學術的立場和爭議。總的來說,鄂蘭認為艾希曼的被捕及審判其實只是當時以色列總理本古里安一人為牟自己政治利益的世紀大戲,以國檢察官霍斯納並不代表公平正義的國際法,只不過是總理的一具木偶。這是為何鄂蘭認為這場審判是一回「觀賞式的正義」,而這部「歹戲」的幕後導演正是以色列總理,由此促成整個審判在一座全新的戲院大廳中進行,並可透過電視實況轉播到全世界去,可謂國際司法史上的頭一遭。

對鄂蘭來說,這場審判僅有政治性宣示的功能,其目的是藉由再喚起六百萬猶太人遭屠殺的回憶,試圖打造一個凝聚「猶太人意識」的鞏固國家,也就是以色列。這是為何整場審判充滿了受政治利益所推動的道德、宗教甚至形上學的語彙(極端之惡、歷史法則、猶太人命運等等),艾希曼被以色列塑造成為某樣象徵:迫害猶太人的象徵、歷史證明正義存在的象徵、猶太人實現獨立自強的象徵等等。這是為何以色列總理會如此宣示:坐在審理席的被審判者,不只是艾希曼,不只是納粹政權,而是在歷史中不曾中斷的「反猶主義」。

另一項艾希曼審判的政治目的,則在於警告其他的阿拉伯國家:希特勒無法對猶太人所做到的,阿拉伯人最好也別心存妄想。它想傳達的訊息是,任何迫害猶太人者都會遭到反擊和報復。

所有這些現實政治的考量,都被鄂蘭認為錯失了艾希曼審判的核心意義。對她而言,艾希曼代表了一種新罪犯,或甚至是新人類的出現。這樣的人之所以可怕,完全不在於他們具有某種邪惡性或偏執,而在於,在一個完全正常平凡的表面下,是他們喪失了參與共同世界以及進行判斷能力。

◆◆爭議焦點:邪惡的平庸性

現在我們應可進入本書的核心部分,即鄂蘭關於「邪惡平庸性」的命題。在這場世紀大審中,最令鄂蘭驚訝的事實為,艾希曼幾乎能算是個所謂的「正常人」,鄂蘭用了許多段落來描述此一出人意表的「平凡性」︰「艾希曼一點也不可怕」、「其所作所為雖令人髮指,罪犯本人卻是再普通不過了,既非惡魔也不恐怖」、「當艾希曼被帶到我面前時,我十分失望。因為他犯下無人性的罪行,我們內心期待將看到一個獸性之人。然而在他身上看不到半分魔性。他給人一種如同你我一般的尋常人印象」等等。在法庭作證的六位心理學家也證明艾希曼是「正常人」,甚至有一位心理學家認為,從心理學的角度,艾希曼的世界觀,比方他對太太、小孩、父母、兄弟姊妹、朋友的想法,不但是正常的,而且是值得讚賞的。

另一方面,艾希曼於納粹政體下主要負責組織、安排運送猶太人的相關業務,他並不直接參與屠殺猶太人的行為。因此,艾希曼與其律師的基本辯護立場就是著名的「齒輪說」:艾希曼辯稱自己只是上級長官及法令的執行者,只是龐大納粹犯罪機器中的一個小零件,自認從未犯下一樁明顯的罪行。相反地,檢察官試圖證明他在納粹罪行中占有重要的中心地位,艾希曼並不聽命於何人,他是自己的長官,是其他下級的長官。

如何解釋和定位這種「行政性的罪行」,因此成為此書的重點之一。鄂蘭的結論是,艾希曼無疑地是有罪的,主要因為他接受成為一個有罪或邪惡法律的執行者。他的「服從命令」就是一種接受與同意,雖然在當時納粹的時空環境下,服從被認為是一種美德,不服從甚至意謂著送命。

《漢娜‧鄂蘭》書影。圖/聯經出版提供
《漢娜‧鄂蘭》書影。圖/聯經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漢娜‧鄂蘭》,作者/李建漳。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為什麼瘋搶iPhone? 研究證實:使用奢侈品真的會影響別人的看法

貧富差距是因為個人能力較差?這種想法全來自「精英錯覺」

為什麼「媳婦熬成婆」後反而變大反派?霸凌的原因竟和階級有關

現代生活不能沒有「網路」 但他其實一直都存在我們社會?

日醫證實: 每月一次「森林癒」可增強免疫系統 提高自然殺手細胞!

每天早上叫醒你、讓你熱愛生活的不是偉大夢想 而是「IKIGAI」

被逼退出聯合國前夕 蔣經國和辜寬敏密會為了這件事...

當性別平權成為主流 「被消音」的女性就不存在了嗎?

「為什麼你也說中文?」 了解東南亞從馬來西亞開始

一頭美麗紅髮 竟因「刺激性慾」遭西方文化歧視?

歷史上真有其事 跟吹笛人走的130名兒童究竟去了哪裡?

不想失業就和公主結婚吧! 童話故事中流浪王子的真相

中共佔領區的「新建設」 讓全世界認同他們比國民黨好?

一天一則《論語新解》 四季人生好修養

不知道「自己是誰」 中國陷入身分焦慮

不管「以核養綠」還是「非核家園」 都絕對實用的反轉暖化100招

皇上後宮想吃什麼應有盡有? 說到荔枝 一人只能拿一個...

清廷皇家食譜流落民間... 背後竟全因日本貴族小姐?

紫禁城裡的粽子大戰 「甜黨」贏還是「鹹黨」勝?

火鍋愛好者乾隆皇 一年要吃200多頓不同口味的火鍋

全世界都討厭的邪惡頭子其實只是普通人? 漢娜鄂蘭「邪惡的平庸性」

關係中有第三者一定「不道德」?進入開放式關係的實用指南

道德浪女談分手潮起潮落 任何形式的關係都一樣

平壤街頭穿時尚、用手機... 金正恩的經濟改革已改變了北韓?

中國農民入西伯利亞墾荒成「黃禍」? 俄國政府怕輸掉整個遠東

「賤蛙焉能為我謀」 當格林童話說起文言文是什麼樣子?

黑龍江現代史 一個俄國擴張遠東、與中國纏鬥300年的故事

所有不利因素他都有 為何南韓成功轉型超現代國家?

你知道嗎?在中世紀想解決夫妻吵架,就是讓他們去打一架

你知道嗎?跑步機曾是用來懲罰犯人的刑具喔

17世紀英國人相信上帝賜醫生醫治之力 還把疾病解藥藏在世界各地

17世紀倫敦馬車曾經多到會塞車 還有計程馬車和二手馬車行

台灣國族電影是什麼? 解嚴前的台灣竟是國際學者眼中的「電影重鎮」

了解習近平的第一步 主宰中國的「太子黨」

有師生之誼卻成政敵 馬英九與連氏父子恩怨是公開的秘密?

中美對抗 新一輪的陸權與海權對抗

雄才大略選上台北市長? 被低估的馬英九

與人形象相近的「日本天狗」曾造訪京都?

文學權威梁實秋 轟轟烈烈的黃昏之戀

京都的迷人美麗 來自「神佛混淆」的異次元感

人人都該吃早餐? 工業革命前並非如此

「連戰打老婆」真相是? 資深媒體人看連方瑀從中國小姐到官夫人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