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白崇禧與蔣介石恩怨數十年 白先勇為父立傳捍衛(上)

2020-09-05 15:39:36聯合新聞網 文/白先勇

圖/時報出版提供
圖/時報出版提供
一九九四年我從加州大學退休以後,便開始著手籌劃替父親白崇禧將軍立傳。經過十餘年的史料蒐集、訪問、撰寫,終於於二○一二年先出版《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上下兩冊,其中有五百多幅父親一生各個時期的照片,可以說是一部父親的圖傳,概括的敘述了父親的一生。這部書在中、港、台同步出版,對兩岸三地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

自二○一二年至二○一四年,兩年間,我應邀在中國大陸十二座大城演講,講《父親與民國》,這十二座城市當年都與父親戎馬生涯息息相關,我是在追尋父親的足跡,做了一次「八千里路雲和月」的民國之旅。同時這部書的餘波盪漾到了北美,我在北美也受到各地華僑團體的邀請,從溫哥華到波士頓,十個大城,同樣在講《父親與民國》。

二○一四年我與歷史學者廖彥博合著《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也是中、港、台同步出版。同時依據這本書的內容,製作一部紀錄片《關鍵十六天》,我在北京大學、上海世博館都放映過這部紀錄片。大陸觀眾不熟悉台灣二二八事件,觀看這部紀錄片,興致高昂。此後幾年,我跟廖彥博一直在籌備父親白崇禧將軍傳記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今夏終於完稿,四十萬字書分三冊。

這二十多年來,我一直孜孜矻矻,鍥而不舍,要為父親立傳,其中一大原因是這些年兩岸三地出現有關父親的論述、傳記,對於父親一生的歷史多有不實之處,有的甚至扭曲、掩蔽、汙衊。即使桂系要員程思遠寫的《白崇禧傳》,因為此書在大陸出版,程思遠的一些觀點不得不順從中共官方的說法。至於台灣方面,又因為父親與蔣介石總統之間有了嫌隙,國民黨官方對父親的歷史也就先意承旨,隱善揚惡了。例如,官方一直宣傳這樣的謠言:徐蚌會戰,白崇禧按兵不動,國軍因而大敗。目的在諉過白崇禧,替蔣介石解脫責任。

父親一生可說是一部民國史的縮影,一九一一年父親十八歲參加辛亥革命武昌起義,見證了民國的誕生。一九二六年北伐,父親被蔣介石總司令任命為國民革命軍參謀長,一九二八年領軍入北平,最後完成北伐,時年三十五歲。一九三七年,抗戰軍興,父親第一個響應蔣委員長號召抗日,八月四日飛南京就任副參謀總長,輔助蔣委員長抗日八年。

戰後未幾,國共內戰開打,父親先任國防部長,後任華中剿匪總司令,與林彪部隊在廣西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於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三日從南寧飛離大陸,父親參與了民國誕生也經歷了民國在大陸的衰落。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三十日,父親在台灣風雨飄搖之際,毅然入台,與中華民國共存亡,引用他自己的話,便是「向歷史交代」。父親在台度過他最後黯淡的十七年,歸葬在台北六張犁回教公墓,中華民國的領土上。

父親白崇禧將軍一生的起伏與蔣介石總統息息相關,可以說蔣介石是影響父親一生命運最關鍵的人物。自從一九二六年北伐蔣介石力邀父親白崇禧出任參謀長,兩人結識開始,一直到一九六六年父親歸真台灣,長達四十年,蔣、白兩人之間恩恩怨怨、分分合合、極端複雜、極端糾結的關係,並非三言兩語,黑白分明說得清楚。蔣介石與白崇禧兩人分合之間又往往牽動大局,影響國家安危。

我們這部《悲歡離合四十年》便是將白崇禧與蔣介石的關係,分北伐、抗戰、國共內戰、台灣歲月,四大段,逐一詳細記載、分析、論述。前面三大階段,戰亂連綿,幾乎沒有停過,蔣介石一直是三軍統帥,白崇禧在各階段出任參謀長、副參謀總長、國防部長,是蔣介石的最高軍事幕僚長,兩人都是國軍最重要的首領,因此兩人互動之間,北伐、抗戰、內戰的重要戰役,無不深深涉及。

這部書雖著重蔣、白關係,但都扎根在綿密的軍事戰爭背景上,所以廣義來說,這部書也可以說是一部民國軍事史。桂系是國軍中除了中央黃埔嫡系以外最強的一個軍事集團,桂系以李(宗仁)、白(崇禧)為首,《悲歡離合四十年》雖然突出蔣、白之間的恩恩怨怨,但實際上也就牽涉到桂系整個集團與中央的分分合合。因此,這部書同時亦可以看作桂系與中央二十多年的關係史。

史書敘述,首重真實。作者的史觀也許自有定見甚或偏見,但下筆必須徵信有據,不容任意添減。「信史」是我和廖彥博撰寫《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時追求的最高原則。我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蒐集大批史料,有關蔣、白的材料,浩如瀚海,梳理選擇煞費工夫,國史館、中國國民黨黨史館以及南京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所存蔣介石與白崇禧兩人往來的電報、函件、手令、簽呈、報告就超過上萬件,可見兩人關係之複雜、來往之密切。

當然最重要的根據當屬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典藏的《蔣介石日記》,從蔣的日記中,我們可以窺見蔣在各階段內心中對白崇禧真正的看法、評價,其間愛恨交集,矛盾重重,後階段,蔣對白怨毒之深,令人吃驚。

除了兩人公事來往官方的表面,蔣的日記更加暴露了蔣、白關係,幽微深刻的另一面。此外,我們亦大量採用比對、參考、引證其他史料,包括檔案、日記、回憶錄、口述歷史、專書等各種文件。其中比較重要的如《吳忠信日記》、《徐永昌日記》,這些蔣介石身邊的要員,對於蔣、白關係具有第三者客觀的視野。

又如擔任十八年廣西省主席、廣西三傑之一的黃旭初,近年出版的《黃旭初回憶錄》及日記是一筆彌足珍貴的史料,黃旭初以桂系立場,鉅細無遺記錄下李宗仁、白崇禧與蔣介石二十多年來起伏跌宕,極富戲劇性的關係。我們同時也參考中國大陸收藏甚豐的檔案文件、出版的專書、回憶錄等以及西方學者的著作,費正清(John Fairbank)的《美國與中國》、戴安娜(Diana Lary)的《地方與國家──中國政壇的桂系1925-1937》、陶涵(Jay Taylor)的《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奮鬥》都曾給我們打開另一扇窗戶,看到西方觀點。

白崇禧與蔣介石的關係,分合之間須分階段,蔣、白相交始於北伐。一九二六年北伐,蔣介石獨排眾議力邀時年三十三歲的白崇禧出任國民革命軍參謀長,蔣信任一位非中央嫡系的青年軍官擔此重任,是他獨具慧眼能夠賞識到白的軍事才能,白崇禧統一廣西已獲「小諸葛」盛名。

北伐初期,蔣、白兩人相處融洽,蔣亟欲攏絡,收服白為己用,白亦力求表現,不負所望。南昌之役,大敗孫傳芳軍,收復浙江,進軍京滬,白崇禧以少擊眾,銳不可當,蔣介石乃任以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頭銜,出將入相。時陳潔如夫人跟隨蔣介石,蔣命陳親自調製燕窩賞賜白崇禧,可謂恩寵有加。

但是蔣介石與白崇禧兩人相處融洽的時間並不長,幾個月後,明的暗的,兩人的磨擦,便逐漸浮上來。黃旭初對北伐這段時期蔣、白兩人的關係有如此評語:「蔣先生確實深愛白崇禧的長才,但又每每對他不滿,真是矛盾!」此話一針見血。蔣介石常常批評白崇禧「不守範圍」,黨國元老張靜江力勸,謂白乃難得將才,不宜抑制,蔣坦承:「白崇禧是行,但是和我總是合不來,我不知道為什麼不喜歡他。」蔣介石這番告白,充分說明了蔣、白之間的矛盾。

蔣介石深知白的軍事才能,但父親白崇禧個性剛直,不喜奉承,做事明快,劍及履及,有時不免恃才傲物,獨斷獨行。這就犯了蔣介石的大忌,批評他「不守範圍」,蔣用人以忠貞為尚,不容忤逆,而且事必躬親,管得太細。白崇禧曾向李宗仁抱怨,當蔣介石的參謀長,常常綁手綁腳,不易發揮,說穿了蔣、白兩人雙雄並立,不免產生瑜亮情結,蔣看不慣白的行徑,所以才「不喜歡他」。

後來白崇禧率領第四集團軍一路打進北京,最後完成北伐。北京人民夾道歡迎國民革命軍,北方報紙如天津大公報大幅報導白總指揮的消息,一時間,白崇禧成為推翻北洋軍閥的英雄。父親那時才三十五歲,年輕氣盛,全然不知功高震主的危險。白總指揮在北方的張揚舉止,看在蔣總司令的眼裡,恐怕滿不是滋味。同時桂系勢力在北伐期間,大肆膨脹,兩廣、兩湖、平津皆屬桂系勢力範圍,中央受到威脅,蔣介石「削藩」已是既定計畫,其間正好桂系少壯軍人胡宗鐸、陶鈞等用兵,爆發「湘變」,於是蔣桂戰爭開打。

蔣買通唐生智策反唐舊部第四集團軍,白崇禧倉皇出走,坐日輪逃亡。中央通緝李宗仁、白崇禧,開除兩人黨籍,日輪開到上海黃浦江頭,蔣介石密令上海衛戍司令熊式輝派人上船緝拿白崇禧,倘該輪拒絕搜查,即令海軍砲艦將其擊沉。這消息為時任上海市長張定璠所聞,通風報信,白崇禧乃跳船至另一艘日輪駛往香港。中央分三路攻打廣西,李、白流亡安南河內,後又踅返廣西,加入中原大戰,從此廣西與中央對峙六年,直到一九三七抗戰軍興。

蔣桂戰爭是廣西桂系與中央蔣介石第一次分裂,其後果影響嚴重深遠。北伐完成,是國民黨統一中國的黃金時機,其實北伐桂軍一路都站在蔣介石這一邊,扶助蔣總司令打下天下,可是北伐完成,蔣介石馬上發動蔣桂戰爭,將桂系整垮。如果當時中央與桂系是合而不是分,閻錫山、馮玉祥恐怕不敢貿然造反,中原大戰不至於發生,中國不會又變得四分五裂。清共後,當時中共已經十分虛弱,如果中央軍與桂軍聯合起來剿共,中共恐怕難以抵擋。中國不分裂,日本未必敢侵略東北。蔣桂戰爭埋下分裂惡因,觸動日後一連串的動亂,影響了國家的命運。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蘆溝橋事變,蔣介石委員長在廬山發表「最後關頭」談話,號召全國人民抗日,父親白崇禧第一個響應蔣委員長的號召,八月四日飛南京參加抗日戰爭的行列。大敵當前,國運阽危之際,蔣、白兩人竟能毅然放下蔣桂戰爭的前嫌,共同抗日八年,正所謂兄弟鬩牆,外禦其侮,蔣、白兩人如有共同的敵人,北伐時的北洋軍閥,抗戰時的日軍侵略,二人可以暫時拋下私怨,共同一致對外,可是一旦外敵消失,兩人之間的基本矛盾,又會重新燃起。

抗戰八年,是蔣介石與父親白崇禧相處比較平和的階段,雖然偶有磨擦,但無傷大雅。一開始蔣便賦予白以重任,副參謀總長,事實上是蔣的最高軍事幕僚長。蔣介石心裡明白,對付日本如此強大的敵人,他需要小諸葛白崇禧這樣出將入相的軍事奇才,來扶助他的抗日大業。

白崇禧主政廣西,練兵六年,即是預備一旦中日兩國開戰,桂軍即赴沙場,效命國家。蔣、白兩人抗日的崇高目標一致,白崇禧不計前仇贊襄蔣委員長,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也是心甘情願的了。白崇禧抵京次日,上海《大公報》登載:蔣白睽違瞬逾八載,晤面傾談,異常歡洽。恐怕也是實情。

抗戰期間,蔣介石對白崇禧的倚重,由下面幾樁事情可以看出。南京屠城,全國民心士氣消沉,接著徐州會戰,是中日戰爭中關鍵的一役,一九三八年三月二十四日,蔣委員長親率白副參謀總長飛抵徐州,視查軍情,前線戰況激烈,蔣命白留下,協助第五戰區李宗仁司令長官共同指揮,終於創下抗戰首次勝利──台兒莊大捷,此役扭轉抗戰以來國軍節節敗退的頹勢,打破「三月滅華」、「皇軍無敵」的神話,全國人民的悲觀情緒一掃而空。蔣命白留五戰區共同指揮徐州會戰,論者認為是一著高棋。

日軍無論軍備、軍隊素質都遠遠超過國軍,面對如此強大的外敵入侵,應該運用何種大戰略來對付,才能贏得最後勝利呢?

自從抗戰開始,日軍攻勢凌厲,勢如破竹,一直侵入首都南京,小諸葛白崇禧日思夜想,就在籌畫一套戰略,以弱對強,拖垮敵人。

一九三八年初,軍事委員會在武漢召開會議,檢討全盤戰略。白崇禧在會議中提出「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時間」以游擊戰輔助正規戰,與敵人作持久戰。這套戰略為蔣委員長贊同,被軍事委員會採用,成為抗戰的最高指導方略。父親對我親口說過,他想出這套抗日的戰略,受到拿破崙侵俄戰爭的啟發。俄軍利用俄國廣大的空間,拉長法軍的補給線,最後拖垮拿破崙的部隊。

中國的情況與當年俄國有許多相似之處。國軍沒有制空權,與日軍正面作戰犧牲太大,如八一三淞滬戰役,故應以游擊戰配合正規戰,「積小勝為大勝」;中國類似俄國,幅員廣大,將日軍拖往內陸,拉長其補給線,「空間換時間」,消耗日軍國力與日軍做持久戰,解破其速戰速決的企圖。父親白崇禧提出的這套戰略,對抗日戰爭有指導性的影響,國軍得以艱苦支持八年,得到最後勝利。這又證明三軍統帥蔣介石與其參謀長白崇禧,在抗日戰略上,看法一致時,得到良好效果。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軍事委員會在長沙召開南嶽會議,會中決定在桂林設置行營,蔣委員長命白崇禧出任桂林行營主任,管轄第三(江蘇、安徽、浙江、福建)、第四(廣東、廣西)、第九(湖北南部、湖南、江西)三個戰區,權高位重,按程思遠的說法:「顯然把半個中國交給他了,信任之專,一時無兩。」白崇禧在桂林行營主任任內,親自指揮桂南會戰,一九三九年十二月十八日至一九四○年一月十二日,白崇禧指揮第五軍軍長杜聿明,攻打南寧東北面要塞崑崙關大捷,這是抗戰期間著名的攻堅一戰。日軍指揮官中村正雄旅長陣亡,士兵傷亡五千,但國軍第五軍也損失慘重,傷亡上萬。

第五軍乃嫡系中央軍,是蔣介石的黃埔「天子門生」。全軍有機械化設備,屬國軍第一塊王牌。崑崙關攻堅戰,白崇禧數度向蔣介石請調第五軍,蔣才勉強答應。後第五軍損失慘重,蔣深痛惜,與白便有了嫌隙。後因南寧得而復失,白崇禧受到降級懲罰,撤銷桂林行營。

白崇禧出任桂林行營主任的前期與蔣介石相處融洽。白回重慶述職,蔣在七月三十一日的日記記下:

健生此來,相知益深,此為內部和愛,最足自慰也。

八月十九日,蔣上午九時半與白談話,兩人相談甚歡,竟一直聊到下午三時,還聊到家常,蔣日記:

健生此次在渝相知漸深,形跡漸消。

後來蔣在反省錄中記下感想:

凡以誠感者,無不能動也。

其實蔣介石一直想攏絡、收服白崇禧為己用,以推誠相待感動白。但桂南會戰後期,因第五軍傷亡太重,南寧得而復失,蔣介石對白崇禧不滿,日記中已有怨言:

桂白對反攻南寧之部署。自用私心,不肯遵令處置。

日記中蔣對白崇禧的稱謂,往往反映出兩人關係之良窳,從「健生」到「桂白」,已經看出兩人之親疏了,至於後來降到「白逆」,兩人關係已經惡化。此時蔣對白雖有怨懟,但尚知克制,所以日記中又自我警惕:

對健生違忤,應以仁愛處之,慎勿輕動陽剛。

抗戰後半期,父親白崇禧返轉重慶執軍訓部長的職務,蔣、白之間沒有特別的大波動,白仍受到蔣一定的倚重,兩人甚至有推誠相見,互相交心的時刻。一九四三年八月六日,蔣介石在黃山官邸對白崇禧有一番推心置腹的訓示,日記記載:

與健生談話,面勸其言語謹慎,注意隱惡揚善之道,與處世接物之方。

蔣介石看到白崇禧聽他這一番話頗為動容的樣子,於是又寫下:

以誠感者,未有不動也。

父親大概真的被蔣感動了。第二天便寫了一封親筆信,向蔣致謝:

委員長鈞鑒:昨在黃山,恭聆訓誨,意氣勤懇,有逾骨肉,人非木石,寧不知感,謹當奉為圭臬,永矢弗諼者也。

接著自己檢討這近二十年來與蔣之間的恩怨離合,並向蔣表示效忠:

自蘆溝變起,鈞座領導全國,遂行神聖抗戰,職於是年八月四日奉命飛抵首都,聽候驅策,則以禦侮圖存,固屬軍人天職,及時補過,尤為素日初衷,七載以來,隨侍左右,受恩深重,報稱愈難,惟有竭股肱之力,濟之以忠貞,上答高厚於萬一耳。

蔣看到白這封推心置腹的信,也頗心喜,大概覺得白果然為其「誠」所動,馬上回了一封信,信裡把白大大稱讚了一番:

吾兄天資超群,見理明達,實為儕輩所不及,即吾二人之性格亦有短長,多不相同,惟區區無不以截長補短、勸善規過,以調劑盈虛,無負同志之所期者以自勉,並望時時能以兄之長,補我之短,則切磋時久,琢磨益深,自必相得益彰也。瞻望前程,豈有限量,本來同志關係,生死與共,手足之情,無以逾此。自今吾人更當以道義相責,志節相期,不僅共患難,必須同功罪,則彼此為一,無間爾我。必如此,方能共負革命重責。

父親白崇禧稟性剛直,即使對蔣介石,也不輕易逢迎,他給蔣這封信,以下對上,寫得情真意切,大概他覺得抗戰七年以來,一直位居要津,的確「受恩深重」。而蔣對下屬,竟肯如此折節,「生死與共」,實在罕見。此時此刻,蔣、白兩人,主帥與參謀長,共赴國難,自有一份敵愾同仇,惺惺相惜的慷慨豪情。

如果光讀蔣、白這兩封「君臣交心」的信,很難想像十四年前蔣介石曾下令通緝白崇禧,甚至欲置之於死地,也料想不到抗戰勝利後,蔣、白之間衡突愈來愈大,最後竟至決裂。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八年浩劫,中國軍民傷亡慘重,國軍官兵三百萬人戰死沙場,抗戰慘勝,民國史又翻開新的一章,蔣介石與白崇禧也進入了一輪更加複雜詭譎,波瀾汹湧的新關係。民國命運,自始多舛,抗戰勝利未幾,國共內戰又起,一場對民國更大的災禍,即將來臨。

國民黨在大陸失敗,中外歷史學者、軍事專家,論述多矣,原因雖然多元複雜,但近年來大家一致的看法是,國民黨在軍事上的錯誤,乃造成大陸失敗最直接的原因。國軍的戰略一誤再誤,三錯四錯,造成國軍在東北、華北、華中節節敗退,終至整個大陸失陷,撤退台灣。北伐、抗戰,國軍在戰略上沒有犯大錯誤,所以贏得最後勝利,這兩個階段,三軍統帥蔣介石與其參謀長白崇禧在大方向、大戰略上是一致的,而在國共內戰階段,蔣介石與白崇禧對剿共的戰略觀點,卻處處牴牾,最後牽動大局,致使國軍在大陸失敗。本書第二冊《國共內戰》便聚焦在蔣、白關係如何影響國共內戰上。

>>白崇禧與蔣介石恩怨數十年 白先勇為父立傳捍衛(下)

圖/時報出版提供
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作者/白先勇、廖彥博。

延伸閱讀

白崇禧與蔣介石恩怨數十年 白先勇為父立傳捍衛(下)

白崇禧與蔣介石恩怨數十年 白先勇為父立傳捍衛(下)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利瑪竇結合東西美術技法大作!〈野墅平林圖〉所畫之地究竟在哪?

一張古地圖 說明鄭芝龍如何一度是中國的「海上國王」

中國放棄控制東南亞的最後機會?明代停止下南洋為何不是一個沒遠見的決定

人民法官怎麼看/證據超明顯! 為甚麼不趕快判她有罪就好?

毛澤東打造崇拜狂熱 如何耗盡國家資源 搞到要喊停「還我飛機」?

希特勒曾被視作是「受迫害」的愛國者? 他如何透過操作形象登上大位

搞個人崇拜只因身不由己? 關於獨裁者和他們的產地

人民法官怎麼看/到底是兩情相悅還是性侵 你能分辨嗎?

老屋鐵窗上竟隱藏一段「神秘旋律」 遍尋網友找無來歷

白崇禧被蔣指「逼宮」真相為何?來台被冷凍還連累桂系將領

白崇禧與蔣介石恩怨數十年 白先勇為父立傳捍衛(下)

白崇禧與蔣介石恩怨數十年 白先勇為父立傳捍衛(上)

古埃及24小時/醫者萬能 從跌打損傷到生髮都包辦

古埃及24小時/總識字率不到3% 辛苦學習象形文字的書記學生

世界上最聰明、最有錢的人都致力於讓世界更好 為什麼反而越來越糟?

從恐懼到麻木 新手醫師如何理解死亡

成為「繼父母」不普遍 但也沒你想像中的稀奇

和家人吵政治 源於更深的生命衝突?

想避免因政治話題吵架? 列出「地雷區」其實並沒有用

看見珍雅各 與你我並肩而行的城市改革者

為什麼瘋搶iPhone? 研究證實:使用奢侈品真的會影響別人的看法

貧富差距是因為個人能力較差?這種想法全來自「精英錯覺」

為什麼「媳婦熬成婆」後反而變大反派?霸凌的原因竟和階級有關

現代生活不能沒有「網路」 但他其實一直都存在我們社會?

日醫證實: 每月一次「森林癒」可增強免疫系統 提高自然殺手細胞!

每天早上叫醒你、讓你熱愛生活的不是偉大夢想 而是「IKIGAI」

熱門文章

一張古地圖 說明鄭芝龍如何一度是中國的「海上國王」

利瑪竇結合東西美術技法大作!〈野墅平林圖〉所畫之地究竟在哪?

中國放棄控制東南亞的最後機會?明代停止下南洋為何不是一個沒遠見的決定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