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白崇禧被蔣指「逼宮」真相為何?來台被冷凍還連累桂系將領

2020-09-08 10:16:23聯合新聞網 文/白先勇

抗戰勝利後一九四六年,我們全家十二口人攝於南京,這是我們唯一一張全家福的照片,此...
抗戰勝利後一九四六年,我們全家十二口人攝於南京,這是我們唯一一張全家福的照片,此後又逢內戰,各奔東西,再也無法團聚。 圖/時報出版提供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蔣介石下野,下野之前,蔣對國民黨中常委及五大院長說:「我之願下野,不是因為共黨,而因為本黨中的某一派系。」

從此後,國民黨的宣傳機器就把蔣介石第三次下野定調為「桂系奪權」,「白崇禧逼宮」,這個論調不脛而走,流傳海峽兩岸,以迄於今。

對蔣介石來說,父親居然膽敢直接發「亥敬」電給他,簡直是大逆不道。蔣介石心裡大概想,白崇禧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當過他的參謀長、副參謀總長、國防部長,白以一個非中央嫡系的將領而能歷任蔣的軍事幕僚長,是一個異數。而現在正值蔣處於四面楚歌之際,白要他下野,蔣大概覺得是忤逆,是犯上,所以如此震怒。從此後,他的日記常常便有「白逆」的稱謂出現。蔣介石把自己跟黨國不分朕即天下,對他不忠,等同反叛國家。台灣早期四處的標語把領袖放在國家前面,可是父親卻把國家放在一切之上。

客觀來說,父親的兩封電報絕不足以逼蔣下野,蔣手上還有湯恩伯、胡宗南幾十萬軍隊,而父親華中部隊雖有三十萬,其中宋希濂部,屬中央軍聽命於蔣,根本不可能發動兵變。而且蔣手中行政、經濟、情治大權在握,他不下野,沒有人能逼他下野,蔣介石第三次下野恐怕還有其他更深層的原因與動機。首先是杜魯門政府進逼,講明了蔣介石不下野,美援斷絕。國軍在抗戰後期已大量依賴美援作戰,國共內戰亦如是,蔣不理會馬歇爾警告,進軍張家口,馬歇爾一怒之下,切斷國軍美援八個月,國軍從此由攻勢轉成守勢,因為軍火不足。蔣介石心裡明白,美援不來,國軍無法繼續打仗。三大戰役,國軍潰敗,蔣手下精銳部隊盡失,蔣介石評估,國民黨政府在大陸大勢已去。

一九四八年底,蔣已經開始準備經營台灣為最後退身之所。首任陳誠為台灣省主席,又將國庫黃金運往台灣,空軍飛機、海軍艦隊統統撤到台灣。陶涵(Jay Taylor)在他那本《蔣介石與現代中國之奮鬥》(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ek and the Struggle for Modern China)中說,蔣介石很早就打算撤退台灣了,至少在「遼瀋之役」戰敗後已有此意,連他的兒子蔣經國也有這樣說法,其父「此時考慮引退,並非在惡劣環境之下,脫卸革命的仔肩,逃避自己的責任,而是要『另起爐灶,重建革命基礎』也」。

所以蔣經國也認為蔣介石下野,是為了去台灣「另起爐灶」,把台灣建設為「革命基礎」,而並非為人所逼。但總統下野,對國人,總要有一番說詞,父親的兩封電報正好被蔣找到藉口,趁此下台階。於是「桂系逼宮」便變成了下野唯一的理由,「權臣篡位」正好博得國人的同情。

初到台灣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三十日,父親由海口飛至台灣。當時韓戰未起,共軍隨時可渡海攻台,台...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三十日,父親由海口飛至台灣。當時韓戰未起,共軍隨時可渡海攻台,台灣正處在風雨飄搖之險境中。父親不顧危險入台,自稱「向歷史交代」,與中華民國共存亡。母親不久也毅然由港入台,與父親患難與共。 圖/時報出版提供

跟千千萬萬在一九四九年前後,渡海逃到台灣來的人一樣,父親初到台灣,一切也得從頭來起。父親雖然軍階為陸軍四星上將,那是終身職,但是他在台灣,既無兵權,亦無政權,最後的職位,為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戰委會是一個養老院,安置一些來台資深將領,主任委員是何應欽,另一位副主任委員是顧祝同,其他還有孫連仲、薛岳,這些不同派系的將官,這些在大陸都曾身經百戰的老將們,都安置在戰委會這個養老院裡。父親到台灣五十六歲,當了十七年戰委會副主委,投閒置散,一直過著平淡的生活。

父親入台這項重大決定,母親是支持的,母親雖然從不干預父親的公務,但父親遭遇重大難關時,母親總站在父親這一邊,是父親的精神支柱。不久母親便從香港來台與父親一齊共患難。戰委會有些將領,公家配給了高級住宅,父親沒有,於是便在松江路買下兩幢丙種公務員宿舍,因為家裡人多,所以把兩幢前後打通成為一整棟。那時松江路多為公務員宿舍以及空軍的眷村區,全是一些木板平房,漆著軍營似的草綠色。松江路中間還是鋪滿碎石子的黃泥路,只有兩旁有一道狹窄的柏油路,騎腳踏車得小心,一下就會衝進黃泥道上去。松江路的下半段,還是一望無際的稻米田,一直綠到圓山去。

台灣夏天炎熱,木屋裡熱氣出不去,熱得像蒸籠,父親便指揮工人在木屋的四週,種植了上百棵樹苗,後來通通長大成蔭,遮掉不少日曬的熱氣。父親在紀念母親的一篇文章中寫到這一段:

友人來訪,看我督工甚力,友人笑曰:「台灣命運還有幾天,何苦如此,不如早作脫身之計。」余笑而答曰:「台灣有一天算一天,台灣完了我也完了」。

那時韓戰未起,台灣人心惶惶,父親寫這段一來表示母親在台灣風雨飄搖之際,毅然來台,同時也顯示了他與中華民國共存亡的決心。父親母親兩人就在松江路一二七號這棟木屋裡度過他們不很舒適、不太愉快的晚年。

接濟親戚

這是一九四四年祖母九十大壽在桂林家中白氏家族的合照,父親儼然是白氏家族的族長,受...
這是一九四四年祖母九十大壽在桂林家中白氏家族的合照,父親儼然是白氏家族的族長,受到家族成員的愛戴和敬畏。父親左側是他的長兄崇勳,再左側是二姐德貞。第一排左一是海競強。 圖/時報出版提供

父親初到台灣,不僅要安頓自己的家,同時還要照顧白家的親戚,跟著父親一齊逃到台灣來的,有大伯崇勳一家、二姑媽德貞一家、還有六叔崇祜的遺孀六嬸一家。父親年幼時,祖父早亡,家道中落,祖母因看中父親天資聰敏過人,特別培養,讓其讀書,其他手足都為父親做出了犧牲。大伯去當學徒,二姑媽打鞋底供父親讀書。

父親發跡後,從未忘記他的兄姐為他的奉獻,有困難時,父親都盡力幫助他們。連子姪輩的學業工作,父親也會栽培督促,父親儼然變成白氏家族的族長了,當然責任也就重大。本來白家這些親戚在廣西桂林都有自己的房屋財產,日子過得還算穩當,可是抗戰日軍侵略廣西,桂林城付之一炬,白家親戚們打擊不小,接著又逃共產黨,到了台灣,生活也就相當艱難了,父親身為白家族長,不能不管,白家親戚都住在台南,那時台南屋價便宜。但我們自己一家,食指浩繁,父親的負擔已很吃力,還要供養幾位兄姐弟媳,時常感到捉襟見肘。他在民國四十二年一月十九日寫了一封三千多字的家信,痛切的告誡兄姐及子侄們,當此國破家亡,大家要明瞭處境困難,忍苦耐煩:

禧對哥姐弟媳費用的接濟,乃道德倫理上,我當然盡我一人之力,一直到我不能負擔之時為止。當此國破家亡,我想凡屬中國兒女,每一個人都受到精神的痛苦,物質上的壓迫。

他又花了很大篇幅,把幾個不太上進的子姪,嚴厲的訓斥了一頓。父親律己甚嚴,對屬下晚輩的要求亦高。他最欣賞努力向上,家境清寒的青年,會大力栽培。他曾送他的外甥海競強到日本讀陸軍士官學校,後來競強升到軍長,抗戰有功。他也幫助他的姪子先儒留學美國。他遣送下屬出國深造,不計其數,但對懶惰苟且不求上進的青年,他不能容忍。

體恤舊部

父親的舊部來到台灣也不在少數,因為屬於桂系,大多都被取消了軍籍,有的是將官級中將、少將,在台灣也一樣潦倒不堪,衣食無著。父親對他的下屬一向愛惜,來到台灣,看著昔日曾跟隨他南征北討,北伐、抗戰、內戰,為國家賣過命的將士,一個個為著生活辛苦掙扎,內心至為痛恤。他在寫給兄姐的家函中提到賀維珍:

禧舊時袍澤,亦多為生活所逼迫,如賀軍長維珍,現在台北,上有八十二歲的老母,下有髫髮襁褓的幼兒,渠在大陸退役,嗣後華中呈准起用,此刻又假退役,公家不再給待遇,他們母子夫妻抱頭痛哭幾天,吃米糠有三週,禧方得知,現正約同友人救濟。類如賀君者為數甚多,聞之鼻酸。

賀維珍是江西永新人,跟父親在保定軍校三期同學。父親曾稱讚他:「練兵辦教育都很熱忱。」並被選為十五位對廣西卓有貢獻的外省人。

抗戰期間,以師長率部參加台兒莊、崑崙關等著名戰役,桂林保衛戰時為第三十軍軍長,戰後該軍號被裁撤,賀亦報准退伍。父親出掌華中剿總時再次起用為參議。一位為國家立下汗馬功勞的將官,晚年流落台灣,景況如此淒涼,父親為了老袍澤,能不感傷。

我們住在松江路一二七號時,小弟先敬小學放學,路過隔壁巷子,有一家一條大狼犬奔了出來,先敬驚惶,狼犬撲上去便咬了先敬一口。狼犬主人在外國機關做事,家境不錯,兩夫婦很過意不去,邀請了母親領著小弟過去他們家喝下午茶。賓主坐定,女傭上茶,母親一看,大吃一驚,那位女傭竟是吳聲鎬將軍的太太。吳太太看到母親,一時無地自容,手上的茶盤也震落地上。

母親回家告訴父親,兩人不勝唏噓,吳聲鎬一家竟落到這個地步,將軍夫人被迫出去幫傭。吳聲鎬畢業於日本步兵學校,對兵器研究,頗有心得,父親為軍訓部長時,吳聲鎬任軍訓部參事。後來父親託人於南部高雄替吳聲鎬在信用合作社找到一份餬口的工作。吳聲鎬沒有忘記父親這份恩情,父親過世,他的輓聯這樣寫道:

三十年報國軍中沐德懷仁慘向甘棠揮雨淚

五千里從亡海外撫今追昔難將寸草答春暉

孫國銓也是桂林人,南寧軍校第二期,是父親的親信,父親任國防部長,他是國防部辦公室的副主任,二二八隨父親來台宣慰,後轉任華中剿總,官拜中將。孫國銓隻身飄流到台灣,連個住處也沒有,父親把他安置在借來當宿舍的一幢房子裡,在一間斗室中,蝸居了幾個月。後來他的家屬也到了台灣,因為他在台沒有以中將資歷銓敘,一家過著貧困生活。我記得孫國銓在大陸時,跟隨父親出入,穿著一身挺拔的軍服,雄姿英發,相貌堂堂。我在台北見到他穿了一身舊中山裝,夾著個泛了白的皮公事包,擠在人群中,步行去上班,一身風塵,滿臉憔悴,特別顯得蕭索。

海競強是父親的外甥,是父親一手栽培的子弟兵。北伐時就跟著父親出征了,參加過有「鋼軍」之稱的廣西軍賀勝橋、汀泗橋著名戰役,一九二七年保送到日本士官學校,後回國參加抗日,又跟隨父親參加徐州會戰台兒莊之役。最後返桂林參加極為慘烈的桂林保衛戰。一九四七年國共內戰,海競強升為四十六軍副軍長,在山東萊蕪一戰,全軍覆沒,海競強被共軍押往佳木斯,一九四九年國共和談期間,海競強被放回南京,又歸到父親部下起任華中長官公署少將高參。到了台灣,海競強被革去軍職,永不錄用,因為曾被俘虜過。

海競強跟隨父親從北伐到國共內戰,出生入死。在大陸時期,受到父親的器重,風光一時。來到台灣,生活困蹇,極不得意。父親本身處境困難,對他這個外甥子弟兵竟也愛莫能助,父親內心是痛惜的。

因為蔣、李與蔣、白之間的恩怨嫌隙來到台灣桂系軍中的將官,以及中下級校尉或多或少都受到壓抑、打擊,這是父親心裡一大負擔。

這也是我們十兄弟姐妹唯一的合照。前排右起:先忠、先勇、先剛、先敬。後排右起:先誠...
這也是我們十兄弟姐妹唯一的合照。前排右起:先忠、先勇、先剛、先敬。後排右起:先誠、先德、先道、先智、先慧、先明。 現在十個人只剩下我和二姐先慧,其他都不在人世了。 圖/時報出版提供

圖/時報出版提供
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作者/白先勇、廖彥博。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天安門清場前一刻 台灣記者看學生們的複雜情緒

當黑死病襲擊英國... 許多村莊被滅村、連神父也不敢主持喪禮

皇帝使用的香爐 其中竟隱藏了「長生不老藥」的啟示

利瑪竇結合東西美術技法大作!〈野墅平林圖〉所畫之地究竟在哪?

一張古地圖 說明鄭芝龍如何一度是中國的「海上國王」

中國放棄控制東南亞的最後機會?明代停止下南洋為何不是一個沒遠見的決定

人民法官怎麼看/證據超明顯! 為甚麼不趕快判她有罪就好?

毛澤東打造崇拜狂熱 如何耗盡國家資源 搞到要喊停「還我飛機」?

希特勒曾被視作是「受迫害」的愛國者? 他如何透過操作形象登上大位

搞個人崇拜只因身不由己? 關於獨裁者和他們的產地

人民法官怎麼看/到底是兩情相悅還是性侵 你能分辨嗎?

老屋鐵窗上竟隱藏一段「神秘旋律」 遍尋網友找無來歷

白崇禧被蔣指「逼宮」真相為何?來台被冷凍還連累桂系將領

白崇禧與蔣介石恩怨數十年 白先勇為父立傳捍衛(下)

白崇禧與蔣介石恩怨數十年 白先勇為父立傳捍衛(上)

古埃及24小時/醫者萬能 從跌打損傷到生髮都包辦

古埃及24小時/總識字率不到3% 辛苦學習象形文字的書記學生

世界上最聰明、最有錢的人都致力於讓世界更好 為什麼反而越來越糟?

從恐懼到麻木 新手醫師如何理解死亡

成為「繼父母」不普遍 但也沒你想像中的稀奇

和家人吵政治 源於更深的生命衝突?

想避免因政治話題吵架? 列出「地雷區」其實並沒有用

看見珍雅各 與你我並肩而行的城市改革者

熱門文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