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白髮戀紅顏 樊潔兮學舞 為遇柯錫杰

2006-05-16 00:00:00聯合新聞網 聯合新聞網

【記者周美惠、林德俊、梁玉芳】

雖然相差廿四歲,在攝影家柯錫杰和舞蹈家樊潔兮心中,一直認定,他們前半生的經歷,都是為了後來與對方相遇而準備。

十九歲就持相機的柯錫杰,被譽為「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是七�G年代在紐約商業攝影的激烈競爭中,少數嶄露鋒芒的亞裔攝影家。他拍攝許多知名舞團,透過相機,愛上舞蹈的移動之美。這份追求,在年過半百、遇見學舞的樊潔兮之後,得以實現。

帶著對舞蹈的憧憬,樊潔兮在柯錫杰的世界裡完成了她的舞蹈美學夢想。由敦煌飛天舞姿發想,樊潔兮致力創出東方與西方結合的現代新舞種。早享盛名的丈夫領她進入國際藝術殿堂,由台北到紐約,走過絲路、敦煌,登上燈光匯聚的舞台,柯錫杰的影像與樊潔兮的舞作,成為彼此藝術創作的重要養分。

夫妻同走藝術之路,有助力也有犧牲。訪問中,柯錫杰為妻子未竟的理想,委屈地哭了起來。樊潔兮抱住像個孩子似的丈夫,也流下淚來。這對將慶祝結婚廿一年的忘年夫妻,真情盡在眼淚中展現。以下是這對夫妻的相對論。

問:聽說你們當年忘年之戀,差了廿四歲,是柯先愛上樊的手?

柯錫杰(以下簡稱杰):她那時候剛由日本學芭蕾舞回來,想要做個介紹藝術的電視節目,約了我見面。大家喝啤酒,她一端起杯子,我嚇一跳酖酖多麼美麗的手!我在美國拍商業廣告,知道這樣的手在紐約可以賺多少錢。

樊潔兮(以下簡稱兮):那時我媽媽開餐廳,開幕時柯錫杰去過,他第一次見到我媽居然就說:「妳好面熟,我們前世一定見過。」我媽回來就說:這人是「二百五」。

他一說我的手好看,我馬上就想:媽媽講的,一半講對了(笑)。

杰:我告訴她,要談藝術,卻沒見過藝術家談的事,怎麼介紹?東京兩年是不夠的,應該來紐約。

那時我剛結束紐約工作室,前段婚姻也結束,完全自由。天天跟她談舞蹈。我後來常想:咦,天天跟她在一起,卻一次作愛都沒有……

兮:我背著我媽,拚命找柯錫杰,連電視的計畫都推掉了,媽媽當然很不高興。他身邊總是有我仰慕的大畫家,像莊�癒B李小鏡、蕭勤,還有舞蹈家,包括啟發台灣現代舞概念的黃忠良,林懷民是他的學生。

我的同學那時都進了雲門,我成了孤雁單飛。我似乎對東方的東西有種情感,所以後來去了日本學舞。沒想到這樣的決定,卻為遇見柯錫杰做了準備。他日文說得比中文好,對舞蹈很有見地。

杰:我很愛舞蹈,拍過知名的艾文艾利舞蹈團,可是收過他們三張支票都跳票,哇,要靠舞蹈攝影吃飯,真不容易;有時也想台灣什麼時候有我們自己的舞蹈。後來就遇到她了,我一心想帶她到紐約去。

問:聽起來,你們在對方身上完成藝術的夢想。這段關係是因為愛情或是藝術多些呢?

兮:坦白說,他那時在我身上尋求的是愛情;而他對我的吸引力,那時是從藝術、舞蹈來的。他就像一位導師,他在文學、音樂、美術上的知識都讓我折服。

我們直到一九八五年才結婚,中間有許多波折。我們是婚後才開始談戀愛的,再過幾天,結婚就滿廿一年了。我非常珍惜,他是我的導師,又是我的大baby,是情人,也是丈夫。

問:兩人交往、結婚,柯錫杰又大你一截。如何克服媽媽那關?

兮:我二姊告訴我媽:「不要再罵潔兮,柯錫杰是可愛的老頭;不信,你去看他的作品。」媽媽看了,她說:「看他的作品,他絕對不是壞人。」她喜歡他這幅「樹與牆」(掛在柯家客廳)。

【2006/05/16 聯合報】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