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都在美國留學 沒見過一次面

2007-01-02 00:00:00聯合新聞網 聯合新聞網

老妹覺得老哥「滿衰的」 

黃偉哲兩個名校碩士學位卻失業 狠下心走選舉的路

【聯合報/記者蔡惠萍、陳志平、賴素鈴】

黃智賢寫書、上政論節目,純屬「意外的人生」。
黃智賢寫書、上政論節目,純屬「意外的人生」。

哲:我大學時也在士林夜市擺地攤賣手表。後來,二○○○年我到哈佛念書時,除了父親提供我機票錢,學費和生活費都是我借來的。我得在哈佛圖書館打工。美國同學知道我當過國大代表,都虧我是「最有身價的工讀生」。

在美國的最後五個月,我還接了一小段打工,有個美國電腦工程師因為工作傷害肌腱病變,手無法握拿東西,我一星期有幾天到他家幫他拆信、打掃房子,一小時十幾美元。

問:你們都曾經出國讀書,在國外有聯繫嗎?

賢:我是一九八九到一九九五年分別前往美、英念書,哥哥是在一九九一到九三年到美國,我們在美國的時間有半年重疊,但他在東岸的耶魯,我在西岸。我寄過很多泡麵給他,離開美國時還把家具送給他。不過,我們在美國並沒有見過面,因為機票太貴了!

我曾經在紐約當保母加上一天蹓狗四次,交換我在曼哈頓的好區裡有個房間,還供早餐和晚餐。當時那個女主人很好奇為什麼我每天早上都要吃掉半條pancake(煎餅),我不好意思告訴她:這樣我中餐就可以省下來,吃五毛錢的蘋果打發。

哲:我到哈佛念書,是向樁腳借了十萬元。後來選議員時,他幫我站台,當場說:「我借給他出國念書的錢,不用還了。」我太太一聽,哭了。不是感動,而是怕選民說:「哇,十萬元都還不出來,還敢選議員!」

賢:我們家的人也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當了那麼久的民代卻還那麼窮;人家當個鄉民代表都過得很好。我覺得他還滿衰的。

問:既然那麼辛苦,為什麼黃偉哲本來就是耶魯大學公共衛生碩士,又出國到哈佛念公共行政碩士呢?

哲:我在耶魯拿到碩士之後,原本想繼續修博士,後來返台輔選,就留下來了,只是心裡一直有遺憾。一九九九年,國代任期屆滿,我就申請了哈佛碩士班,但因為阿扁要選總統,我又延了一年,到二○○○年已經勢在必行,畢竟念書是一輩子的事情。

問:你舉債出國,太太有沒有抱怨?

哲:有呀!那時我女兒才一歲多,太太抱怨:「你把小孩子丟給我,一個人跑去念書,也沒留家用,連國代服務處的善後都要我來。」而且我那時是「先斬後奏」,事前沒跟她商量,她當然很不高興。但反對歸反對,畢竟是夫妻,她還把私房錢拿給我。

後來我在哈佛有個同學,是中國公費資助的高幹,我月付美金四百元住在他的客廳一年多,還常被他消遣:「你不是阿扁的子弟兵嗎?怎麼過得這麼拮据?是不紅了嗎?」

回到台灣,我原本以為,我學歷高,又有戰功,也當過國代,機會應該不小。沒想到,人家都卡好位了。我頂著兩個常春藤名校的碩士,卻找不到工作。雖然才失業兩、三個月,卻是我生命中的低潮,還被老婆笑:「你不是耶魯、哈佛的碩士?不是民進黨新生代少壯派?怎麼隔兩天就來伸手要五百元加油?」所以,我狠下心來,走選舉的路。

【2007-01-02/聯合報】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