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洪一峰魔鬼訓練 洪榮宏沒童年有怨懟

2010-01-02 00:00:00聯合新聞網 聯合新聞網

【採訪/記者江聰明、葉君遠、梁玉芳/2004-02-03/聯合報】

洪一峰、洪榮宏父子。 記者王忠明/攝影
洪一峰、洪榮宏父子。 記者王忠明/攝影

不少台語老歌,若不是洪一峰創作的,就是洪一峰唱紅的。他的長子洪榮宏承載了父親對音樂的夢想,五歲就和爸爸登台演出,至今父子唱出台語歌謠的半邊天。

對洪榮宏來說,還沒出生就被安排要走父親走過的路,音樂訓練讓他沒有童年,背著父親的期望,十三歲就赴日學習歌唱,在異鄉蒙被痛哭;在最需要親情的時候,孺慕之情因父母離異而天倫夢碎。因唱歌成名,也因唱歌受苦,遭黑道砍殺,洪榮宏酒精麻醉自己十年。如今,曾經怨懟的家人,在宗教洗禮下和解。「耶和華的祝福滿滿」,洪榮宏也成人父之後,感受父親當年的期待與深情,如今心中只有感謝。

以下是訪談記要:

記者問:洪榮宏的童年過得相當特別,洪一峰是如何訓練他學習各種音樂才華?

洪一峰(以下簡稱峰)答:我很愛音樂,也讓他們自由發揮;但是我所有的心力都放在老大身上。他睡飽起來,就發聲練習,啊啊啊唱音階。以前有些藝人到家裡做客,透早就聽到榮宏聲練習,被吵得睡不著。

他三四歲就開始練發音,五歲就和我做夥出唱片當童星。他很有天分,小時候我背他散步,唱一首日本歌「時鐘」,歌裡有「砰咚砰咚」的鐘聲間奏,我唱到那個地方,他在我背上就會「砰咚砰咚」應和,真趣味。

他四歲就會唱「顫音」,像「雨夜花,雨夜花(拉長顫音)…」喔,唱得真好。還要學看五線譜、寫譜。我是想,既然要做,就要做得徹底,我小時候欠栽培,現在有機會,就好好栽培下一代。

玩過頭被修理 罰頂臉盆水跪著

洪榮宏(以下簡稱宏):我從小每天清早起床就開始練嗓、彈琴,爸爸規定每周只有一個小時玩樂時間。國小三年級有一次和同學去秋茂園玩,很遠,來回一個小時根本來不及,我們又錯過班車時間。我拚命跑回家,跑了好久,當然還是超過了時間,爸爸罰我頭頂臉盆水罰跪,還被他打。

父親嚴格,我壓力很大,上台前會想吐。因為要拉長音唱歌,而且規定要拉長到聽眾都拍手叫好才能停。所以一口氣要拉上四十秒、五十秒,一分鐘;幸好,觀眾一看小孩子這麼會拉長音,一下子就會拍手啦。

峰:我覺得他學音樂,是如果不想做就別做,要做就堅持一定要做到最好,所以要求比較嚴格。他十歲那年灌第一張唱片「孤兒淚」裡,我特別為他設計一首歌要拉長尾音的段落,讓他表演一下,那時台灣歌裡拉長音的很少。演出時他唱得連我這作父親的都會感動,觀眾一定更感動,效果雖好,但後來我想想真的很「嘸甘」(台語心疼的意思)。他小孩子丹田用力,如果當初沒這麼做,他的身體可能不會這樣。

記者問:據說洪榮宏的第一個音樂轉捩點,是在洪一峰送他赴日學音樂時期,當時送他出去的想法是什麼?

峰:當時台灣的音樂技術沒有日本好,有能力送他出國去學習,就把他送去學習。

宏:爸爸一直灌輸我要成功,要到日本發展。我小學六年級他就送我到東京一個音樂老師家裡學音樂,那時一起出國去學的,都是大人,沒有小孩。我住了一年多,常常因為想家躲在棉被裡哭。不過當時最大的衝擊是在日本期間父母突然離異,我覺得夢想破碎,中斷學習回到台灣,這件事對我的打擊很大,我原本就很悶,個性變得更自閉。

走紅惹毛黑道 餐廳做秀遭砍傷

記者問:洪榮宏在十九歲時出唱片「一支小雨傘」成名,沒多久卻遭黑道砍殺,當時的經過如何?

宏:父母離異後,我十多歲就要肩負家計,父親的好友幫我灌了幾張日文改編歌,並在西餐廳跑場賺錢。後來被一家大型唱片公司看中,出了「一支小雨傘」、「我是男子漢」等專輯紅遍歌壇,還上了張小燕當紅的節目「綜藝一百」。

當年流行做餐廳秀,我都是做主秀,因為沒有經紀人幫忙,常常會讓沒排到的黑道眼紅。被砍之前,已先被叫去「修理」了兩次。有一次趕赴秀場,還沒上樓就聽到有人叫我,我以為是朋友,沒想到才一回頭就被砍四刀,一刀額頭、一刀耳後,二刀則刺在胸口,原本有氣胸、血胸,醫師要我休養,停了一年多沒有唱歌。

峰:聽到消息時我立刻趕過去,當時我心裡很驚訝,我的時代很單純,想不通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看到他那樣,心裡真的非常嘸甘!

記者問:洪榮宏被砍殺後對演藝事業有什麼影響?為什麼開始酗酒?最後如何走出低潮?

宏:我在母親的帶領下接觸耶和華。被殺前,總覺得受洗過就有神保護,被殺後,我對宗教的信念動搖,整個人陷入低潮,足足有十年時間都在喝酒,不喝沒辦法睡覺,每天從晚上喝到天亮。爸爸一直勸我,我也曾經想改,但心裡和意志也在交戰。好在那時,我只喝啤酒,不是烈酒,唱歌的人還是想保護嗓子吧。

爸爸沒有因為我酗酒而罵我,反而是我酒後罵他。有一次喝醉後,我把多年來壓抑在心裡的積怨對著他咆哮,那是我最不孝的一次(父笑:我都不記得了,他一直很乖)。

沒多久,我娶了教會裡的教友,開始我第一段婚姻,但這段婚姻只維持一年多。後來,才認識我現在的太太,她原本是我的助理。也因為弟弟洪榮良的建議,到八大主持每天十分鐘的歌唱節目「阿嬤的歌」,開始主持節目。後來「阿嬤的歌」轉型為「台灣紅歌星」,這幾年為我拿到幾座金鐘獎。好運就是這幾年娶到現在的老婆開始,她是上帝賜給我的最好的禮物。

兒子幾段感情 老爸從來沒反對

記者問:洪榮宏的幾段感情都轟動演藝圈,其中以江蕙及藝人「大白鯊」陳今珮為最,而和江蕙這對台語歌壇的金童玉女分手的原因據說是洪一峰的反對,事實到底如何?

峰:我從來就沒有反對過,他要交往的對象,我都沒有意見。只要少年的「甲意」(喜歡),阮老的都不會去管。

宏:和陳今珮的緋聞,只是秀場為了票房炒作出來的噱頭。和江蕙分手,和爸爸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只能說年輕不懂事,而且這是發生在我二十五歲之前,當時我還陷在酒精裡,也曾經想挽回,但是現在都過去了。

問:洪一峰小時候很苦,怎麼會那麼多樂器?聽說你還會畫插畫?

峰答:上公學校時,人家唱歌,我的手就會在桌上按拍子,像彈琴一樣。日籍的音樂老師野世先生特別教我唱歌技巧和樂理。樂器裡,除了吹奏的,我不愛之外,其他鋼琴、弦樂,我都會,大部分都是自己學的。

宏:我們家音樂細胞是遺傳,我彈鋼琴也算是無師自通,除了一點古典鋼琴基礎,其他流行音樂都是自己學的;現在我兒子洪亮打鼓,也是這樣。他兩歲就能表演了,現在他有三套鼓,打得好極了。

峰:畫歌仔簿是因為要推銷自己做的歌,要和聽眾接近。那時候,自己刻版印刷歌仔簿,就在路邊,廟埕或是大樹下,在地上鋪一塊布,擺自己印的歌仔簿,自己拉小提琴,還是奏手風琴,我真愛那種感覺。

我歹勢講一下。我畫得不錯,也為歌星紀露霞、文夏畫肖像,喔,大家都說很像。

問:洪一峰小時候苦,算沒有童年;後來洪榮宏被嚴格訓練唱歌,也沒有童年,你會不會遺憾?

宏:現在想起來,感謝父親當年的堅持,我在音樂上才有一些底子。現在看洪亮,就能體會父親愛我的心。

創作讚美詩歌 全家感覺真歡喜

問:信仰給了你們怎樣的改變?

宏:我聽爸爸的朋友講,其實他和媽媽離婚那時,非常痛苦,直到他信主。父親是個嚴格的人,在外對人又很「古意」,到現在還是;但在兒孫眼裡,他變得和藹可親了。

峰:人不是絕對性的,信主讓我感覺真歡喜。過去,自己做不到的,一直希望兒子來完成,所以有要求;後來,發現「順其自然」最要緊,不是我要兒子要如何,是上帝要讓你如何,這是人無法左右的。

宏:現在我們的角色顛倒。我們全家都鼓勵爸爸,過年前,我們全家去台南看他,和阿姨(洪父的第二任妻子)一起禱告,希望他快樂,阿姨也哭了。我們不為過去後悔,也不為明天憂慮,因為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現在父親也創作詩歌,差不多有五、六首,就快要出版了。

峰:用歌來敬拜呵咾(讚美)上帝,我把台語老歌「思慕的人」改成聖歌「福氣的人」,也有新創作的歌曲。

宏:我們最大的心願,是全家人創作讚美詩歌,自己做詞曲、編曲、演奏,然後巡迴演唱布道。為上帝做些事,就是最美的了。


【2004-02-03/聯合報】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留言